2020徒步天堂雨崩 攀登哈巴雪山 - 游记攻略 - 8264户外手机版

  游记攻略
本帖最后由 从心所欲~123 于 2021-5-5 08:52 编辑

背着账篷跑到高原去睡觉,不是因为没钱住客栈,而是因为想亲吻被雪山之水滋润的土地。若说登山遇雨雪,那是我之宿命;若说待汝之险远,那是我一生之所求。因为我所求,所以我心无风也无雨,风雪中已成冰的你们是我最钦佩的朋友。

20201027星期二

感冒还没痊愈,今天就要随明月山重装队出发去云南雨崩徒步以及再次攀登哈巴雪山。这次去滇西高原不仅是为了秋美,也是去重温曾经激情走过的山路,我一直以为能够让人反复多次去的地方一定是天堂。参加这次滇西户外活动的同行人员还有明歌队长、涅磐、笑口、李建平、眼镜、老斌、吴萍、吴鸿、老迪、海西、若水、宁静、柳树,共14人。

清晨5点半闹钟闹醒起床洗漱,7点整宇天行开车送我、明歌和柳树去高铁站与队友们集合,757分乘高铁出发赶往长沙950分乘磁悬浮列车到达黄花机场。托运安检时机器发现涅磐的包内有打火机,必须开包取出方能过关;安检时若水的登山杖不能过安检,必须办托运。时间紧,这些节外生枝的事太闹心,经验教训当以铭记。1030分登机,揪着的心终于放下,这是我曾经因误机而留下的阴影,终身害怕。飞机于1130分起飞,1430分到达日照强烈的丽江,接车师傅将我们一行14人及重装行李送往束河古镇。

我隔着车窗望着沿途似乎熟悉却又淡忘了的风光,感觉时光荏苒,光阴如梭。汽车很快到了束河古镇,我们入住0328客栈。客栈充满着丽江风情,四合小院很有䪨致,有种回乡下老家的感觉。院子墙脚种着各色鲜花,黑白相间的鹅软石地面按照纳西族风格图案铺设,遮阳伞下摆放着品茗的桌椅,小资情怀十足。我、明歌、笑口、海西在院子里扎帐篷,其余队员开房入住。

束河是丽江三大古镇之一,另外两个古镇分别是大研古镇(市区)和白沙古镇。虽然我们仅暂住束河,其目的是去雨崩和哈巴自虐,但放下行李后,我们三三两两分别去古镇的街头巷尾闲逛也蛮有情趣。海西和笑口更是精力充沛,打车跑到白沙古镇去溜达。大家逛完古镇后顺便到菜场采购鱼肉蔬菜和苹果,我们已经和客栈老板沟通好,同意我们晚上在客栈的厨房自己动手烹饪菜肴。老迪、宁静和涅磐亲自下厨房展示烹饪才艺,其余队员则坐在院子里品茗海聊。束河古镇的天空湛蓝深邃,阳光灿烂,清流急湍,水草随波翩翻。我想,如果下次再来时一定要好好地用最慵懒的情怀在这里足足睡上几天,再舒心地在花色甜香中醒来,品茗阅读,享受发呆的时光。老迪她们很快就做好了丰盛的晚餐,我们几个好酒之徒举杯共酌丽江高梁,畅聊古今天下事。酒后香睡花园中,没有梦怎么能叫睡?束河,梦的天堂。


20201028星期三

清晨醒来收拾帐篷,然后找了一家早餐店吃了一笼小包和一碗粥。明歌、建哥和吴鸿打车去丽江市区取网租车,余下的队员整好包出发到镇口停车场集合等待。不一会车就取回来了,一共租了3辆车,其中一辆7座别克商务车,二辆5座标志SUV14人加上重装包还是蛮宽松的。一路赶路,一路闲聊,中午在金沙江畔用午餐,杀了一只土鸡,炒了几个菜,不开车的喝啤酒,再远眺玉龙雪山,还是满惬意的。午餐后继续赶路,这条路太熟悉了,几年前我曾与影友们在这条路上自驾飞奔去香格里拉和飞来寺,不同的时间走同样的路,看同样的景,留下回忆一串。我们很快就经过了香格里拉,几年前我们曾在香格里拉的松赞林寺附近的村长家入住,当年村长的妈妈为我们做的藏香猪肉,记忆中还留有余香。汽车经过奔子栏时看见这里的道路已翻修,黑黝黝的柏油路面穿镇而过,比几年前更整洁了。那座横跨在金沙江上的铁索桥还在那,这是连接云南与四川德荣县的必经之路,当年我们就是从铁索桥过江去德荣、乡城和稻城的。过了奔子栏一路盘山而上,不一会就到了金沙江大拐弯处,这里也是让我最愤怒的地方,每次到这里我心里都要骂上一句。金沙江大拐弯的杰作乃上天的鬼使神功,可是当地政府因为利益的驱使,竟然在路旁修建了一道长长的围墙,把大拐弯的美景完全遮挡起来,若想一睹天功神景,路人必须购买门票才能看到金沙江大拐弯,多了一份利益,却少了几份天然美韵,这种严重破坏自然环境的现象是云南省旅游景区的通病。我们没有停车参观,而是沿盘山路绕了无数个圈后便来到了海拔3000米的东竹林寺。寺庙位于迪庆州德钦县奔子栏乡,原名“冲冲措岗寺”,后更名为东竹林寺,也叫噶丹东竹林寺。寺院建造于清朝初1667年,是滇西最早的藏传佛教发源地,历史悠久,藏宝众多。寺院设有**,有僧侣300余人,管事活佛4人。我们在东竹林寺简单参观了一会,寺院依山而建,由许多僧人居住的白墙红窗的房屋和一座大型的寺庙组成,这里环境纯洁宁静,位于中央的大经堂金碧辉煌,气氛庄严肃穆,身在其中对神灵的敬畏之情油然而生。因为要赶路,我们只能简单一睹寺院之气势。这地方我一定要再来,而且要住上几天,融入到僧人中用心去领悟佛界的真谛。大约旁晚左右我们来到了海拔4292米的白马雪山垭口,很熟悉的地方,几年前我们的影友曾在这里兴奋地跳跃拍照,结果嘴唇青紫、呼吸急喘、浑身乏力等高原反应。这次我们吸取了教训,大家下车在这里简单留个影就上车出发。晚上830分左右终于到达了德钦县的飞来寺,入住预订的客栈。太亲切了,几年前我和影友们也是住这家客栈,只是流光容易把人抛,似曾相识客又来。飞来寺海拔3400米,记得上次来时我头疼高反严重,折腾一晚没睡,这次感觉好多了,仅略有些头晕。队长邀人炒菜喝酒,我怕高反没敢参加,而是约上笑口以及几位女队友找了一家兰州拉面馆吃了一碗口味清香的牛肉拉面。餐后回到房间整理明天徒步去雨崩的装备,东西太多太沉,能不带的尽量丢在车上,毕竟在高原上徒步是非常痛苦的事。

20201029星期四

清晨530分闹钟将我唤醒,天还未亮,屋外依然寒星璀璨,梅里雪山群峰静静地耸立在深邃的寒夜中,煞是威严与神圣。起床太早,大多餐馆还没开门营业,我找到一家已经开门营业的早餐店,叫了一碗粥和一笼小包,边用餐边向店老板询问日出的具体时间?店老板告诉我725分左右可以观赏到日照金山。时间还早,用过早餐后我先把重装包摆放到车上,然后提着相机跑到客栈楼顶去找拍照机位。因为重装徒步为了减轻重量,所以这次没有带三脚架,只能用凳子、砖头等替代脚架摆放机位。我在楼顶上转来转去,天渐渐放亮,可我试了几个角度都不理想,最后决定用医师证跑去观景台找角度,况且几年前我在客栈楼顶拍过,重复做同样的事情也是浪费时光。我免费进入观景台后选好拍摄点就耐心等待,果然725分情人般的日照金山如约而至,起初一抹殷红的暖阳投射到卡瓦格搏主峰的峰顶上,宛如少女害羞的腮红,慢慢地整个梅里雪山像是洒满了黄金,放射出金灿灿的光芒,无比壮观令人震撼。我是在摄影?我是在沉醉?我是在人间?古今中外那么多关于天堂的艺术作品不就是眼前之所见吗?我端着相机不断变换角度,调整姿式,站着拍、跑着拍、跪着拍、趴着拍,可怎么也拍不好眼前天堂之瑰美。什么是美?美就是稀罕、美就是自然、美就是纯洁、美就是真实,无需角度,无需修饰,见之望俗,不可复制。美永恒于世,但也稍纵即逝,就10分钟左右的日照金山,随着金色褪去,雪山在阳光强烈的照射下已不能用眼直视。于是我收拾相机余兴未尽地回到客栈集合,830分左右开车出发去山下的西当村。汽车一路盘山下切到河谷,我们的车在一个村口被村民拦下,需凭身份证买票进村。我因有医师证可享受免票,一辈子做医师不容易,总算被尊重了一回。笑口临出发时不记得身份证放哪了?急得把整个背包翻个遍才找到身份证,所以特别提醒旅途中的朋友们身份证一定要随身带着,以免找寻麻烦。山下的这条大河就是著名的澜沧江,过了澜沧江大桥左拐沿河谷而下,绕到山后继续行驶至岔路口再向右拐至海拔2200米的西当村,穿过西当村沿盘山公路上到海拔2650米的西当温泉徒步点驻车。大家下车集合,再将水果、蔬菜、米均分给大家背。我负责背气罐灶和锅碗瓢盆刀,部分米和单反相机,加上帐篷睡袋御寒衣裤,水果和饮用水,这重装包沉重如铅。全队合影后于953分向雨崩出发,雨崩是距梅里雪山最近的一个山村,途中要翻越海拔3700米的南祖拉山垭口,需要徒步12公里。在美丽的高原上背着重装包直接爬升1000米的高度,敢说浪漫的是大神,因为强度等级高,一路爬升非常吃力。近年来村民们为了进出方便,修了一条简易的盘山土路,路程不仅远且坎坷,非越野车而无法进去,所以不推荐驴友们沿公路徒步。以往村民进出走的是古老的山间密林小道,坡度虽陡,但路程近。我们沿着古道大约走了1小时20分来到第一个补给点,在这里大家卸包休息,来自五湖四海的驴友们好似一家人一样凑到一起拍照合影,畅谈纵橫江山的成就,分享友队的美味路粮,虽是过客,却是永恒的善。开心一阵子后大家陆陆续续背包出发,走出10来分钟后我忽然发现单反相机遗忘在补给点了,我立即丢下重装包调头就往回跑,没跑多远队长在补给点打来电话说笑口帮我收拾了相机,否则原路返回去找相机那可是又累又麻烦的事。玩户外就怕丢三纳四,这个老毛病我一直就没改掉。一路走着,起初大家一起说说笑笑,慢慢地距离越拉越大,我因为要拍照,走走停停,自然被抛到了后面。老迪、吴鸿、吴萍走得也慢,一路跟着我蹭拍了不少照片。在一段山路上我遇到了一位来自辽宁美女,她背着包,用一根捡来的柴棍当登山杖,时不时地驻足自拍,我问她的队伍有多少人?她说就她自已一人,因为听说雨崩很美,是人间天堂,所以就心向而往了。我又惊呀又倾佩,一个美女只身一人不畏险阻,又没有登山装备,竟然敢跑到高原密林里徒步?但凡有思想的人似乎都是孤独的勇者。柳树的体能较弱,所以队长一路陪伴着她慢慢走,尤其是队长的重装包非常重,如果在队伍后面慢慢压队是非常辛苦的。我边走边回头向来路张望,但始终不见队长和柳树的踪影,山上手机信号又不好,担心会有什么事情发生。1319分我和老迪、吴鸿、吴萍来到第二个补给点,在这里遇到了老斌、李建平、若水、雅玲、海西等快走队员,他们在这里已用过午餐正准备出发,我们相互打过招呼后他们便急匆匆地先走了,我们则在休息棚里开始用午餐。所谓的午餐就是我在束河古镇买的韭菜煎饼,我喜欢吃香咸的面点,对面包、饼干兴趣不大。我们边吃边等队长和柳树,不等到他们过来我决不会出发,户外活动时队伍最好不要过于分散,否则一但有队员出现问题就很难即时给以帮助。大约等了半小时左右终于等来了队长和柳树,听队长说柳树因高反体力不支,几乎要崩溃,一路上都是在队长的鼓励下才走过来的。山上气温低,因为我们休息时间较长,身体开始寒冷起来,于是我们与队长寒暄几句后,就与老迪、吴萍、吴鸿背起重装包继续出发。秋季的高原是色彩斑斓的世界,极目所至皆是层林尽染,童话般的意境,油画般的美丽,曲径通幽,红叶翩翻,在这里我们不仅因缺氧而窒息,也因这天堂般的美丽而窒息,复杂的感受让这片森林更显神密。我背着45斤重的登山包在高海拔的山路上攀登体力明显下降,氧气不足,呼吸困难,全身乏力,走不出100米我就要停下来休息气喘。大部分队员在前面早以不见踪影,老迪她们在后面也不闻其声,我一人在这静谧的森林中行走,聆听着自己呼吸心跳与森林松涛的和声,耳旁似乎响起约翰斯特劳斯那动听的《森林圆舞曲》,我已融入自然,全然遗忘了山外还有远方、还有嗔怒、还有谄媚、还有卑微、还有无奈、还有怨恨、还有嫉妒。1410分我一个人走到了南争第一垭口,耗时4小时48分,我放下沉重的登山包用手机自拍杆在垭口路牌旁打卡拍照留念,喝喝水,吃吃干粮,休息一会。不多时老迪、吴鸿、吴萍也气喘吁吁地蹒跚走来。大家一起拍照休息,身体略感有些凉意后就继续出发,当我们翻越垭口后那洁白的梅里雪山忽然呈现在我们眼前,山峰高耸入云,气势宏伟,极目可望的山谷村落就是被世人称之为世外桃源的雨崩村。魏晋时期的陶渊明当年写《桃花园记》时肯定不会知道有一个叫雨崩村的地方,现代世俗们又有几人听说过雨崩呢?有时候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不畏辛劳去挤长城看人海、去泰山焦躁地等缆车?去三亚海湾如同下饺子似的在海水中人挤人?我忽然想起北宋的王安石曾说过: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以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所以雨崩之美非有志者不能赏之。我们沿着小道迎着神圣的雪山一路下坡向雨崩快步走去,面对着瑰丽的雪山我似乎觉得自己已然成了神之骄子,天之宠儿,我在画中游,心在美中醉。望着一路的美景,我们除了驻足拍照,还是驻足拍照,全然忘了辛苦。队长陪着柳树也慢慢地赶了下来。假如不赶时间,我不喜欢为了徒步而徒步,徒步仅是机械的运动,少了一份情怀,徒步应该带着灵魂带着那份心境去欣赏沿途的风光,去感悟因为地域的限制而未被启发的哲理。16时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上雨崩村,慢悠悠地历时6个多小时,拍了一堆照片,徒步强度总体来说可以接受,有志于远足寻幽探秘的凡人俗子也可以来走走看看,无虚恐惧,无畏艰辛,只需带上情怀就可实现梦想。“不去天堂,就去雨崩”,这是驴友们写在雨崩村客栈墙上的涂鸦,也是他们践行灿烂人生的心声。先行到达客栈的部分队友们已经安排好了住房,扎帐篷的队友们则继续往村外冰湖方向找到一块牦牛吃草的草地扎营,我们简单地清理掉草地上干燥的牛粪和碎石块,大家纷纷支起五颜六色的帐篷,雪山下,白塔前,暖阳斜照,牛铃盈耳,营地于天地间显得分外靓丽与温暖,吸引了许多从冰湖返回的驴友驻足留影。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气温也骤然下降,我们收适好帐篷,立即加穿羽绒服,然后提着保温水壶赶往客栈洗漱泡脚和用晚餐。老迪是位烹饪高手,不大工夫就将饭菜做好了。老斌师傅因为今天重装登山走得太快而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毫无食欲,正躺在床上休息。重装走进雨崩村的队员们都辛苦了,大家将客栈的桌子拼成大长桌开心地喝酒畅聊,有队长在,有眼镜在,有李建平在,有笑口在,有我在,当然还有咱们这些不喝酒但可爱的女队友们在,这酒喝得才有气氛。大家边喝酒边畅谈今天徒步的体会,若水和海西都说感觉很好,不觉得有累,也不觉得有高反;柳树则说太累了,下次再也不来雨崩,哈巴雪山也不敢去登了;老斌师傅因为高反严重也要放弃攀登哈巴雪山;实力最强的刘亚玲则是温柔沉默,罕言寡语,因为受部分队员负面情绪的影响,似乎也流入出对哈巴雪山的畏缩之意。翻越雨崩村的垭口海拔也才3800米,而哈巴雪山的海拔却是5396米,多出了1596米左右的高度,着实也令人生畏。男队友们基本上对将要攀登的哈巴雪山是志在必得,女队友除了若水和海西信念坚定外,基本上对攀登哈巴雪山持悲观态度。但不管怎么样,大家对初次徒步来到雨崩村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夜幕早已降临,寒月映照的梅里雪山巍峨耸立在客栈的窗前。因为一天的劳累,酒足饭饱后我们回到营地,大家各自找各自的窝入帐而睡。虽然寒夜,在帐蓬里因为有鹅绒睡袋并不觉得冷,只是吃夜草的牦牛来回走动,叮当的牛铃声萦绕在帐蓬的四周,因为担心牦牛在帐蓬旁走动而绊到帐蓬的拉绳,所以睡眠不踏实。就这样大家伴随着牛铃的叮当声熬过了一夜。


20201030星期五

天刚蒙蒙亮我就睡醒,收拾帐蓬后就提着单反相机来到雨崩村的白塔前等待日照金山的出现。今天的运气依然好,那抹殷红飞越浩瀚长空准时与我相会。今天的日照金山少了昨天那份羞涩,却多了一份奔放与热烈,似乎我们因相识多日已无需那份羞红,雪山那份强烈的光芒瞬间就刺痛了我的眼睛。大家收拾好帐蓬来到客栈,老迪早已经做好了早餐等着我们享用。今天活动的目的地是轻装徒步去海拔3800米的冰湖,爬升又是一千米,但凡想追求美的都是不轻松的。上雨崩到冰湖来回有13公里,具体路线是上雨崩—原始森林—高山垭口—笑农大本营—冰湖往返。出发离开上村就进入一片森林,随后开始陡坡拔高,直到翻越笑农垭口便开始一路下切到山后的河谷旁的大本营,穿过一片红叶灌木平地,再次进入金黄色的森林爬升到一个山头,此时就可以站在山头面对雪山看到山下的冰湖。雪山下,乱石旁,寸草不生却有一汪翡翠般的水,那就是冰湖。很普通的一个湖,访者络绎不绝,这就是信仰,这就是一生之所求。如果想亲近冰湖就得再沿着山坡下切下去,通常有志者来到山头因为力不足而望湖心叹;冰湖,有志而力足者方可至也。在高原上来回进行大幅度攀升并不轻松,有幸一路走来秋意浓浓,景色迷人,有美的相伴总是可以将辛苦抛弃。我和笑口、海西漫步般的节奏一路边走边拍照,雪山不可以搬走,森林不可以搬走,但天地间的大美可以拍成照片带走。大山的情怀不仅仅在于用脚步去丈量,也在于用心去感悟,去记录,去收藏,我不喜欢没有记录的人生之旅。来到冰湖上面的山头,海西已经体力不足,因此放弃下切到谷底看湖的打算,先原路返回追赶队员。我和笑口则下到冰湖旁拍照留念,笑口更是要赤膊半裸与冰湖合影,以示对纯洁冰湖的膜拜。所谓冰湖就是一个堰塞湖,湖水来自于融化的雪水。湖面不大,周围全是冰川带来的碎石以及朝圣者垒成的大大小小的玛尼堆,虽寸草不生,冰湖似乎有生命而更显神圣。我和笑口顺时针绕湖转了一圈,返回因为无需再拍照,于是我两便一路越野小跑,超越了无数个先行撤退的队伍,也超越了好几头骑骡子的驴友,一口气翻越来时的垭口,之后在森林的下山路上又追上了几个来时就遇到的澳大利亚朋友,最后追上了老斌、吴萍和吴鸿,但始终没有追上队长他们的大部队。在高原上我和笑口返程时这么一路越野式小跑,说明我们的体能还行,对于将要攀登的哈巴雪山信心十足。回到客栈时,老迪她们正忙着做饭做菜,我们洗过澡,队长说今晚不扎营,集体腐败睡客栈。吃过晚饭后李建平带我们去拜访哈巴村的老村长,老村长见我们的到来非常热情,村长的儿媳妇热情地端上来一壶富有藏族特色的酥油茶和各种奶制品,我们围在火炉旁品着酥油茶,好奇地与村长家人们聊着藏族的文化习俗,了解雨崩村的经济状况与未来旅游业的前景。我们在村长家聊了一会天便回到客栈休息,因为被子过于暖和,结果一晚睡得并不踏实。

20201031星期六

因为清晨我要拍日照金山而必须早起,所以队长指示我顺便用高压锅把粥熬好。雨崩的清晨是寒冷的,我在客栈的屋檐下边熬粥边调试相机,因为没有带脚架,只能找来小凳子搁在花坛上,凳子上垫几块方石块,再将单反相机放在石块上面,调好角度,然后用慢门自拍模式对准前面的雪山咔擦咔擦地玩得不亦乐乎。通常玩风光摄影讲究的就是利用早晚的光影和色彩,因为这个时间段的光影非常柔和,色彩也非常丰富,比较容易出好片子。摄影人所谓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强调的就是一早一晚,白天基本就是睡觉。像我这样玩摄影的就更惨了,不仅要起得早,睡得晚,大白天还要户外徒步,全天候的情怀释放。今天徒步的路线是从上雨崩村下切到下雨崩村,在下雨崩村先找客栈入住,然后将重装包放在客栈,再轻装徒步去神瀑。上雨崩村海拔3200米,下雨崩村海拔3065米,上雨崩到下雨崩约1.5公里,神瀑海拔3657米,下雨崩村到神瀑来回约14公里。所以从下雨崩村徒步到神瀑要比去冰湖轻松多了。一路上基本是沿着森林河谷缓缓上坡。小河清流湍急,丛林红叶翩翻,色彩斑斓,陡峭的山涯上多条瀑布垂天而下,风力将雪山蒸发的大量云雾如银箭般刺向苍穹。梅里雪山起于地,连于天,在这里举起相机随便一拍就是“诗和远方”,我忽然记起了客栈驴友写的那句话:“不去天堂就去雨崩”,其实雨崩就是天堂。今天徒步的节奏和昨天一样,依然山路漫步。密林的松树高大挺拔,曲径通天,我边摄影边享受天堂之美。秋意正浓,难免情绪万种,不念过往,不负当下,不畏将来,何必长恨此身非我有,早该忘却营营。通往神瀑的人中也有许多从远方赶来朝圣的藏民,他们有的抱着襁褓中的婴儿,有的背着大捆的经幡,也有孤独的女子带着复杂的心情而来,他们共同的目的就是虔诚地向雪山、向神瀑倾心祈福,神瀑承载了许多藏民美好的心愿,尤如从天而降的瀑布,他们希望好运也能从天而降。大约下午3点多钟我们从神瀑回到了下雨崩的客栈,高兴的是老斌师傅和雅玲决定攀登哈巴雪山了。晚上和队长他们一起在客栈大厅的铁炉旁吃牦牛肉火锅,一旁朝圣回来的藏民们喝着青稞酒,弹唱着藏族歌曲,整个大厅显得非常热闹。餐后,我的帐蓬扎在二楼大厅的木板地上,那些藏民们酒后回到二楼房间更加兴奋,唱到半夜还意犹未尽,我迷迷糊糊也不知什么时候睡了,又不知什么时候暴雨倾盆而下,雨点敲打着房顶喷喷响,我蒙蒙脓脓地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不禁愁上心来,明天要沿着尼龙大峡谷徒步15公里去尼龙村,然后取车赶往哈巴,这么大的雨走尼龙大峡谷一定很艰难。



2020111星期日我早晨6点就起床洗漱,收拾好帐篷后来到一楼厨房吃了一碗鸡蛋面,然后在一楼大厅烤火等待队友们。因为要到西当取车,所以队长、笑口和李建平吃过早餐后于7点整提前出发去尼农。其余队员也陆陆续续起床整包吃早餐,于8点整背包冒雨出发。虽然是峡谷山路,但基本是平路和下坡路,加上我们是重装队员,实力超强,习惯了雨天走山路,一路上几乎是小跑,超越了许多其他的队伍,仅2.5小时就走完了15公里的山路到了尼农,我们在尼农大桥旁的一户农家休息吃西红杮,没多久队长他们就从西当取车返回来了。队长看到我们早已经在尼农等车感到又惊又喜,大赞我们走得快,个个都是好样的。时间紧,大家也不多说话,赶紧上车赶往哈巴。从今天开始兵分两路,老迪、柳树、吴鸿、吴萍她们放弃攀登哈巴雪山,改为自驾游玩,她们今天去香格里拉入住。我们攀登哈巴雪山的两辆车不用管她们先走,中午在奔子栏用餐。途经香格里拉时在加油站加油,我因为不熟悉油箱盖如何打开,所以工作人员上车帮助打开油箱盖锁加油。加完油后我们开车离开加油站继续赶路,我因为要为手机充电才发现放在车上的手机不见了。于是立即电话通知另一辆车返回加油站寻找手机。手机本身并不值几个钱,可是这几天辛苦拍摄的大量照片和视频却是珍贵的。返回到加油站立即向工作人员说明情况,询问是否拾到了手机?工作人员说没有看到,并带我们到加油站的值班室调取监控视频,可没有发现掉手机的画面,只有那位工作人员钻入我开的车内开油箱盖的镜头。于是我们只能当工作人员的面说去报警,并故意说华为手机有定位功能,让警察来处理这事。说完我们就开车离开加油站继续赶路,去哈巴要10个小时,因为虎跳峡路段全线整修封路,只能走老路去哈巴,而且老路也在全程修路,所以路不远道却难走。当我们的车行驶到普达措时李建平从另一辆车上打来电话,说是加油站打来电话在厕所找到了手机,通知我们去拿。手机找到了我当然非常高兴,但这车已经开出来半过多小时了,又是烂路,再返回去取手机那要啥时候才能到哈巴村呀?李建平说可以电话通知老迪她们去取,她们正好要在香格里拉住宿游玩。这个主意很好,幸亏老迪她们今天入住香格里拉。于是李建平电话通知老迪她们帮忙去加油站取手机,这丢手机的事才算是圆满解决了。至于手机是如何丢失的我也不去深纠了,我没有去厕所,手机如何跑到厕所去了?分明是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在撒谎。可以肯定手机就是为我加油的那位工作人员偷的,只是他害怕我们去报警,畏罪才主动说是找到了手机。这事就算了,希望通过这次事件能使那位工作人员反省过错,从此走向人间正道。一路颠簸10小时,于晚上830分赶到了哈巴村老杨家。哈巴村座落在金沙江的大山坡上,如果把哈巴村按照山坡的高底来划分上哈巴、中哈巴、下哈巴的话,老杨家应该属于上哈巴村。在路上我们就电话通知老杨晚餐要准备丰盛些,老杨说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牦牛肉火锅。从一大早离开雨崩村,徒步15公里的尼农大峡谷,再坐10小时的车,这一天下来也算是够辛苦的,肚子早就在期待牦牛肉火锅了。到了老杨家,大家找好房间,洗好澡,再围着火炉吃肉聊天,这种酐畅淋漓的状态一生中能有几回?老杨大概向我们介绍了有关哈巴雪山的情况,今晚大家吃饱后好好休息,明天上午九点钟出发去海拔4200米的哈巴雪山大本营。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明天不指望雨霁天晴,但愿至少不要下雨。晚餐后我和笑口住一个房间,很快我们就进入了梦乡。


2020112星期一晚上睡眠质量非常好,一觉睡到天光。整理好要带往大本营的包交给马队处理。老杨今天为我们准备好了新鲜的牛奶和发面饼,这是他一大早挤的牦奶牛,纯天然,不含人工催乳素。队长和李建平的登山鞋因老化脱胶坏了,老杨开车带他两人去哈巴村的商店买鞋子。等到10点钟他们才回来,商店里没有登山鞋卖,结果两人各买了一双解放球鞋。穿解放球鞋登哈巴雪山那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就他两位大神成了绝唱,在雪地里行走,一但失温那双脚就有可能因冻而坏死的。出发前队长集合整队,向我们队员说了一些鼓劲的话,并强调了一些攀登雪山的注意事项,然后我们冒雨出发去往大本营。偶尔雨停时山雾弥漫,彩林斑斓,有些树叶红得似火,有些树叶又黄得如金,过溪流,踏朽木,穿牧场,协作随手摘片树叶放在嘴里就能吹出动听的歌谣。雨时下时停,我们在森林里穿越,爬升,中午在一牧场旁休息,协作找来一些湿树枝生火煮酥油茶,烤发面饼。很难想象我们居然可以在雨天里吃上热气腾腾的酥油茶和烤饼。休息期间我在林子里拍拍照,大家一阵闲聊之后继续登山。队伍前进速度很快,老斌师傅因为高反只能慢走,于是我也就陪着师傅慢走,队友间相互关照是户外运动的基本精神,任何时候都要牢记。我们走了6个多小时的山路终于来到了大本营。大本营海拔高,气温低,风萧萧,雨瑟瑟,到了客栈我赶紧穿上羽绒衣裤。这次来到大本营比我二年前来时要冷多了,山雾笼罩,看不见前方的哈巴雪山。老杨说哈巴雪山现在的雪线4600米,二年前我初登哈巴雪山时的雪线是4900米,足足下降了300米的高度,我下意识地感到这次攀登哈巴雪山困难一定很大。安排好房间后,我们来到铁皮包的厨房,虽然大家被柴烟熏得眼泪直流,但室外的寒冷没有人愿意出去挨冻。队友们围坐在一起不停地喝水,在高原上大量喝水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晚餐之前老杨与我们交流登山经验,详细讲解关于登雪山的注意事项,大家都在认真听并不断提出问题,老杨也很认真地回答问题。用过晚餐后队伍进行分组,我和若水一组,2人共一个协作,然后大家分别领取明天登雪山时的技术装备,若水和海西因为背不动装备,所以我帮她们背。安排好冲顶前的工作后大家早早地回到房间睡觉,因为凌晨2点就要起床准备,3点就要准时出发冲顶。

2020113星期二雨转暴雪

凌晨1点就彻底醒了,上半夜也睡得不踏实,兴奋加高反想睡好也难。大家来到厨房吃了一碗牛肉面后于3点整出发。我的冲顶包因为有若水的冰爪冰镐、海西的冰镐和我自已的装备,小小的冲顶包装着这些铁家伙爬起山来并不轻松。一路凄风苦雨,我们爬升到山脊后狂风大作,雨点变成了冻雨,最后成了沙样的雪,急速地打在身上噼啪地响。刺骨的寒风大得几乎可以把人吹翻,有时我们不得不蹲下身体避风。顶风前进的每一步都非常吃力,尽管如此,由头灯组成的队伍尤如一条火龙在呼啸的寒夜中顽强地前进。海西在我旁边喘着气对我说:“好累,我不行了,我可能要放弃,我不想冲顶了。”若水也是娇喘微微,呻吟不绝。如此恶劣的天气,大家走得艰难,但是前进的步伐从没有终止。忽然间我发现队伍中老斌掉队了,回望来路,夜色茫茫不见灯光,我对同行的若水说:“师傅可能放弃冲顶了,他高反严重。”若水气喘着说:“按照师傅的性格,他不可能放弃,也许他休息一会就上来了。”也不知走了多久,现在是何时?所有队员的冲锋衣都被雨水冻成了硬壳,手机也无法从拉链口袋里取出。天刚蒙蒙亮我们来到了4600米的雪线,我们的队伍暂时停下休息,同时将冲顶包和登山杖寄放在此,大家在协助的帮助下穿上冰爪开始走雪路了。这时师傅突然从浓雾中出现!老斌终于神奇地追赶上来了,大家受到极大的鼓舞,并齐声夸赞师傅威武,虽然师傅已年满60岁,但师傅决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一路的雪坡,哪一段算是绝望坡?在我看来处处是坡,处处绝望,没有一段雪坡是好走的。我顶着大风正努力地在一个大长坡上攀登,快到陡坡顶时突然一阵大风把我掀翻倒地,我的身体瞬间就沿着雪坡下滑,说时迟,那是快,我立刻俯身用冰镐紧扣雪地强行标准技术制动,在冰镐的制动下我的身体被牢牢地抓停在雪坡上,我压住冰镐一动也不敢动,等大风停歇后我才敢从雪地上爬起来,抬头向上一望,我下滑足足有10米,如果是在月亮湾的悬崖旁那后果就不敢想象了。想想前面我努力攀升的10米因为下滑而白白地费力,又得重新再爬真是懊恼之极。在雪坡上行走非常困难,几乎每走20步就要停下来喘气休息,有时因为多走了几步心跳就会突然加速,有种窒息濒死的感觉。一路向上爬还要时不时地蹲下来避风,否则掀翻倒地滑坠就会将前面爬升的成果付之东流。我的任务是陪着若水同行,考虑到我不需要协作,这样慢慢走反而消耗我太多的体能,不如把协作完全让给若水,于是我对协作和若水说:“我先走了,你们慢慢上来。”当我上到一个雪坡平台时遇见了队长,队长问我:“若水呢?”我说:“若水在后面有协作陪着。”队长说:“这样丢下若水不好。”的确,我感到自已这样有些自私,做得不对,我立刻对队长说:“队长放心,我在这里等她。”队长说:“下面那段横切坡不好走,有危险,我去看看,你先走吧。”队长说完就返回去接若水,我也内疚不敢再继续向前进走,直到看见队长和若水从茫茫雪雾中出现我才继续向上攀登。之后的雪路我就始终与若水保持可见距离,如有情况随时可以返回去协助。我们来到月亮湾拐角处,这是一个美丽而又危险极大的悬崖拐角,形如月牙,人们都形象地称它为月亮湾,湾的顶部就是哈巴雪山的顶峰,这里雪坡很陡,也称绝望坡,徒步时一定要靠内侧远离悬崖,否则一但滑坠就必死无疑。在攀登月亮湾时我们遇到协作正撑扶着海西下撤,海西见到我们兴奋地说:“我已经成功登顶了,顶峰就在后面不远,你们加油,马上到顶了!”看见队员已经登顶了,更加鼓舞了士气,虽然能见度低,看不见山顶,但因为我二年前登过顶,知道顶峰就在雾中不远处,于是我对后面的队员大喊着说:“快到顶峰了,加油,胜利在望了!”紧接着李建平、雅玲、眼镜也成功登顶下撤了。我和笑口、队长也随后登顶。队长顶着呼啸的寒风站在写有海拔5396米的木桩旁说:“快点抓紧时间拍照留念,气温太低,会失温,赶紧下撤。”我在风中对队长大声喊着:“队长,若水就在下面,很快就会上来,等等她一起合个影吧。”队长说:“不行,太冷了,会失温。”我忽然想起原来队长和李建平今天登山穿的是解放球鞋呀!在这样恶劣的天气条件下万一冻坏了脚那可是要截肢的,况且我们自已穿的羽绒服也早已经结成了硬硬的冰壳。正当我们准备下撤时,若水终于弱弱地顽强地上来了。若水见到我们就情不自禁地大哭起来,并激动地说:“终于上来了,太不容易了。”协作赶紧为我们抓拍下了这一激动的时刻,这时笑口忽然想起了蓉蓉,也放声大哭起来,并告慰在天之灵的蓉蓉:“蓉蓉,我们成功登顶了,我们替你完成了攀登哈巴雪山的夙愿。”今年上半年首先提出要组织攀登哈巴雪山的就是蓉蓉,然而一次意外事故她竟不幸地永远离开了我们,今天我们重装队员们终于为蓉蓉实现了她的攀登愿望。拍完照后我们赶紧下撤,当我们下撤到月亮湾的拐点时遇到了两个协作正帮助老斌师傅和小苏吃力地向上攀登。我们对这两位坚强的勇者说:“快到顶了,加油,胜利在望了。”然后我们继续下撤,当我们走出一小段雪坡路后,队长突然停下脚步,对唯一跟着我们的协作说:“不好意思,麻烦请你帮我们做一件事情,请你返回去帮助我们最后那两位队友,他们可能体力耗尽了,怕是下山很困难。”协作有些迟疑,流露出不情愿的样子。队长接着说:“我们的体能也不行了,帮不了他们,你们的体能好,去帮帮他们,费用我们会另外支付给你的。”那协作听了说:“好吧,我返回去帮助他们。你们三人没有协作,下山时一定要小心呀,千万不能出问题哈。”队长说:“好的,谢谢你了,放心,我们会小心下山的。”协作转身就消失在茫茫雪雾中。协作走后,队长又对我和笑口说:“你们慢慢走,顺便等等师傅和涅磐他们,我先走一步,太冷了,脚会失温的。”“好的,队长你赶紧下山,我们会做好收队工作的。”于是队长也渐渐地消失在茫茫白色中。在天气恶劣的雪山上,大雾弥漫,分不清哪是白雪,哪是大雾,雪雾一片白茫茫,纯洁地令人感到恐怖,完全失去了座标方位。我和笑口只能循着被大风几乎要吹平的雪地脚印慢慢下撤,一旦雪地脚印被风抹平了那我们的下撤方向就会完全迷失,后果不堪设想。笑口对我说:“我今天状态不好,我们在一起好有个照应,不要走得太快,等等师傅、涅磐和若水,他们三人都在后面。”就这样我们慢慢地边下撤边回望边等待。不多久功夫他们三人分别在协作的护送下从雪雾中走来,涅磐更是没有了体力,全靠协作架着踉跄而行。当我们来到一处稍平整的雪地上休息时,涅磐直接倒在雪地上大口喘气,几乎没有力气站立。总之见到了队友,又有了四个协作,我和笑口就放心了,至少不用担心迷路了。我们走走停停,终于下撤到了4600米的雪线,收拾好暂放在这里的背包和装备继续下撤。当我们终于卸去冰爪走在实实在在的岩石路上时,顿时感觉轻松多了。回到大本营后,涅磐躺在床上继续休息,部分队员已经整好包急着要继续下撤到哈巴村,队长严厉地说道:“大家不要急着下撤,涅磐还在休息恢复体力,我们不能丢下队友,要撤一起撤,要有团队精神。”大家都认同队长的想法,团队精神是户外活动的核心,什么时候都要牢记。队伍大约在哈巴大本营休整了一小时后下撤,回到哈巴村老杨家沐浴更衣,老杨今天专们为我们宰了一头羊,一部分做火锅,一部分烧烤,今晚全体队员围着火炉吃全羊大餐。人生得意千万种,有些人因为发财而得意,有些人因为官大一级而得意,也有些人因为受宠而得意,而我却觉得唯有历经千辛万苦、克服懦弱、凭借强大的意志力而赢得的成功才是最值得得意的。人生得意需尽欢,烹羊宰牛且为乐,从不喝酒的若水今晚竟也豪饮欢谑。这次攀登哈巴雪山虽然遇到了恶劣天气,但是大家个个都是好样的,尤其是老斌师傅和涅磐,在体力完全透支的情况下也不放弃,这种在困难面前不服输的精神值得我们敬佩。人生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有心向往之的追求,有困难中守望相助的挚友,有险峰更有风光,有路粮、山泉、羊肉和美酒的尽欢。每一次的成功都将是精彩人生的曾经,是一次站点的打卡,暂且收拾行囊,下一站的行动已在酝酿中。





跟着楼主的文字和照片,看到了精彩的出行
发表回复 关闭 发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