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舒拉岭寻山记-2020年10月 - 游记攻略 - 8264户外手机版

  游记攻略
本帖最后由 aza13221 于 2021-2-1 14:46 编辑

本文未授权,禁止转载。

从谷歌地球上看,散落在光怪陆离的伯舒拉岭上星星点点的湖泊足以引起大家无限的想象,伯舒拉岭的雪山貌似是被登山者遗忘的山,木孔雪山和查格腊子有被提起,抗尔玛和杨巴义松两座6000m级的山鲜有文字和照片。

2016年和罗红从雨雾中的他念他翁出山后,试攀了伯舒拉岭西北段安久拉山域的无名峰,海拔5996m。冰川行走经验略少的我们,最后在布满裂缝的冰川中折返。

2018年从察瓦龙到碧土的路上仍然没有拍到木孔雪山的北侧,那些未被拍到过的雪山总是会勾起人的好奇心。伯舒拉岭这几座较高的雪峰仅有木孔雪山南北峰的照片在雨花石前辈“木南线-梦之旅”中看到。查格腊子是伯舒拉岭主峰,肯定会有人探索。于是本次出行的重点是杨巴义松和抗尔玛区域。

这个区域经过比对后,走邦达-八宿-然乌-察隅是最短时间的接近路线。

回到西安快两年了,秦岭的山只是去骑车拉练走过公路。这次罗红过来,走之前一起去去秦岭的光头山背包试走一次,结果没看天气预报遇雨,在雨中扎了一晚帐篷就下山了。

罗红现在不爬山了,微信里的一个伙伴这次也出行这个区域,但是重点是木孔雪山,于是本次出行就是我一个人了。

101日飞机到邦达,在机场旁的邮政点一直等昌都户外店的气罐到下午。昌都市区到机场的快递会先送到八宿,再返回来至机场,切记。下午两点多在邮政点拿上气罐后,坐上一辆去往然乌的面包车,在七十二拐遭遇大货车故障造成的大堵车,两个小时后通行。由于堵车至天黑,晚上住在了八宿。今天感觉有点轻微头疼,海拔升的太快了。

102日早上起来,头疼消失,也是预料之中。吃完早餐,在商店买了哨子和小 dao,找车前往然乌。搭上一个能听懂汉语但不会说汉语的藏民私家车,100块到然乌。一路上骑行者、自驾车众多。从垭口往前,一条硬化路跨过右边的河后拐过山脊去向南侧的山里,我和罗红曾去那里爬山。车子把我带到一进镇口的四川饭店门口。来然乌镇是8年前,这里变化很大,盖了很多宾馆,客栈。在高处拍了会照片,吃完午饭,往察隅方向走。在然乌湖边等车,一直到下午四点多,联系的司机才开过来,赶往察隅,经过仁巴龙冰川后,太阳就下山了。就这样,去察隅路上的风景没看到。本想看看明天进山点的样子,结果天太黑,啥也看不到。察隅国庆有活动+旅游者进入,房间订不到。最后鸿盛宾馆的老板把自己的房间让给我们住。


      103日,司机回波密,我要返回进山点。10点左右,司机等不到客人,我两出发。今天的察隅河谷雾气苍苍,天阴,轿车进入山路后一公里的桥处不能再往前,虽说是机耕路,但是石头多。司机拿出我的包,再次问我“你确定要进山啊,你的包可不轻”。道别后,他去波密,我上山。察隅这边的河谷多雨,植被茂密,温度较高。一会就出汗。这条上山路虽长,但坡度稍缓,作为第一天适应不错。从罗玛村的那条翻山路,路程短,虽然垭口是观看抗尔玛的最佳点,但是担心第一天,爬升太快,容易搞崩。上行不久就看到地图上的水坝和村子。村子里几户木屋,但是无人,旁边的地里有几匹马。

从这找摩托山进山的计划落空,意味着在原来的计划上,至少得增加一天的时间。继续上行,太阳偶露,机耕路继续。下午13点左右一辆尼桑的皮卡车下山来停在我跟前,四个人,坐在副驾的问我去哪里,我说去古拉乡,告诉我前边的木栅栏打开后记得关上,然后开走了。这条路一直通向怒江岸边,牧民在这里用栅栏分开了放牧区域。下午三点左右,开始小雨,遇到前来赶牦牛回牧场的一男两女。

前行不久,路边就是他们的牧区聚集点,一群牦牛,几个木屋,飘着炊烟。没有前去打扰,继续前行,翻上山坡,一个过河点。水量挺大,这里是抗尔玛雪山的脚下,向上看河谷里是红色的石头。过河后,坡度见陡,路开始走之字。天色渐暗,不敢歇太久,天黑之前得走出这片密林。终于看见风马旗,意味着爬坡完成。越过一个木栅栏,一片开阔的草地牧场,南边的坡上一个圆形的大帐篷,正在想也许可以借宿,冲出4条狗来,领头的狗吠的厉害,随时往上扑,我摸向裤兜的小 dao,不能让狗坏了我的假期。我喊了两句,帐篷没人回应,看来没人,狗子们是在这看门的。狗子们叫了一会,觉得没劲,撤了。我转了一圈,在几百米外的草地上扎营了。有狗子,这块营地应该是安全的。今天的徒步距离不短,应该有20公里,爬升1400m,后来回想还不如罗玛村进山。晚上睡得很踏实。

104日,起来后,烧水吃东西。今天山上浓雾,太阳一露就晾帐篷。昨天的一只白狗过来串门,扔给几只馍片。营地所在地是抗尔玛区域的西侧山谷,这块林子还是挺密的,要从这儿上山估计得有向导。拔营前行,在一个拐弯处停下来等太阳出,这儿应该是抗尔玛雪山的比较好的观测点,但是雾气一直罩着山上,半个小时后也没有散开的意思,继续走。

穿过林子,开始看见宽阔的河谷,前方的路边几个木屋。真是好景致。

木屋依然没人,太阳出来了,停下来休息拍照。抗尔玛依然没露脸。这边的河谷虽说有路,但是石头遍布,依然行车困难。

休息时,决定从罗玛村翻过来后的对面的那个山口翻山过去。远远地注意着罗玛村翻山过来的牧点,一个人影也没看见,只有几只牦牛在吃草。坚持走到进山口再吃午餐,午后的河谷起风,在灌木从中吃完东西开始沿着牧道上行。看着明显的牧道,心里踏实。但是随着海拔上升,河谷变窄,灌木变多,下起小雨,开始变得困难,很难看到连续的走路痕迹,艰难穿行在茂密的灌木从中,一棵大树树底下被烧出洞来,树洞里有一堆柴火,这里有人住过。

但是我可不想在树丛里扎营。在这里挣扎了快两个小时,雨水和露水让裤子湿透,鞋子里进水了,我决定爬上左边的斜坡,横切山坡去。

天要黑,得尽快找到扎营点。经过一股溪流,我灌满了水,再往上不一定有水源。最后将帐篷撑在一堆石峁下,空间有点小,帐篷有1/4悬空。但是在这个情况下,这就是理想的营地。

今天下午有点狼狈,海拔上升了300m。晚上拉开帐篷第一次看到下着小雨,满天星星的景象。

105日,早上拉开帐篷,看到山谷里的雾气在游动,天阴着,起来去昨天经过的流水处打水,吃完拔营。这里有牛的脚印。我顺着山势横着切过去,来到悬崖边上,对面一处流瀑。

太阳出来了,掏出帐篷睡袋赶紧晒,观察地形后,得往上爬。翻上稍陡的地形是一片石谷,斜向上爬到石谷顶端,是个平台,这里进入苔原地带。是我喜欢的地形,红叶子的植物分外入眼。爬上一个山坡,可以看到昨天进来的河谷。

下午,左右两侧的雪峰和冰川在雾中露出来了,路线走左侧,但是右侧开阔的河谷地形很是吸引人。

决定在中间的平台的大石背风面扎营,站在大石头上可以环视整个山谷。

今天是扎营最早的一天,下午四点就扎营。今天是轻松的一天,爬升600m。把手指上的口子都给重新包扎了一次。

106日,昨晚的风真大,我在高山帐外头用另一块地布打了个外账,风把风绳刮脱了。今天会轻松到垭口,垭口计划看山,不能着急,所以出发较晚,将帐篷和睡袋都晒干了。从这往上基本就顺着牛道走,下午两点翻上今天的第二个平台后是一个绿灰色的堰塞湖。

在这我又犯错了,没看GPS,顺着地形跟着感觉走,在一个水洼边吃完午餐后,再往上有一个清澈的小湖,

顺着湖的右侧上行,这儿开始是冰川消融后的泥地,有羊走过的痕迹,雾散后,我发现我在冰川脚下。

赶紧查看路线地图,我向西偏离路线有一公里左右,我和要翻的垭口之间是我想爬上的5380的山。要么翻过去,要么向右下横切,然后在爬上垭口。选择右下横切再往上,我选了一条等高线上稍陡但是距离近的线路,虽然有雾看不到上方,但是等高线告诉我,爬上去就到了计划的垭口。我感觉这会的效率比上午高多了。爬上去是一个平台,再往前就是垭口,这里有两个小湖泊,背风,有水源,一个好营地。放下包,先前去垭口查看一下,虽然陡可以下去。下来扎营,这里海拔5200m,今天上升了400多米。

---续前节

107日,早上醒来,营地和前方的山上下了一点雪。出来发现南边的天空漏蓝了,抓起相机赶紧爬上垭口。然后在爬上右边的山头,太阳露了一下脸又消失了,云对面北边雾罩着杨巴义松山块和抗尔玛区域,但是可以看见山体间的冰川,云雾在流动。

倒是察隅方向的山露脸了。

坐下来等云散,一直到12点左右,都没有散开,我下去吃东西,收帐篷,然后把包放在垭口再上来继续等。但是开始起风,飘雪, 2个小时后,有风雪加大的迹象。决定下撤,如果撤,那就只有益秀拉垭口才能看到抗尔玛雪山了。杨巴义松还有机会。

从心型湖边后开始有牛道,走左边的山坡,牛道走着走着就找不见了。

山坡上都是约40~50cm高的贴地松和灌木,走的很无奈,直接往下走河道里是最快的,为了尽快走出至山口的牧屋,也顾不上湿鞋了,直接淌水。走着走着,抬头看,眼前的杨巴义松北卫峰和其他山峰陆续出现在眼前,天晴了。

继续加快脚步,但是天黑得很快,打开头灯走了30分钟后,还是在河边扎下营地。今天在山坡上耗了太长时间。108日,拉开帐蓬门,就能看到杨巴义松山群,天气晴好。

晒好衣服和帐篷睡袋,收拾出发。今天计划走到牧民区,坐摩托车出山。走出不久,就看到河右岸的牧屋,静悄悄,应该没有人。再往前,东南方出现两座陡峭的雪峰。 有点激动,所说知道这片山域有不少雪峰,但是如此漂亮,还是意外的收获。下边的河谷里,杨巴义松的冰川出口处有几座牧屋,好一处所在。顺着河谷往东北下游可以看到多座房子的牧民点,在这里拍摄约1个小时。 然后顺着牧道下至河谷,去往牧民点。路中间有的牦牛会尾巴扬起做攻击状,要避开走。听到有声音传来,一个男人在河对岸,将伐好的木头排进河里,顺流而下。远处的岩峰,纹理清晰。 走近牧民点,婴儿的哭声传出,这里应该人不少。 一个年轻的女子隔着栅栏问好,他的家人也出来看我。进到她家里,原来是她的小孩在哭,他们一家在这放牧,她告诉我前几天有徒步者在他们家里住过,最后爬西边的山走了。我说找摩托车,她老公刚下去,她帮我找了村里其他人的车,期间从西边的山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位徒步者,状态很好,走了好些天,要走杨巴义松北侧的山口去往目若村。从这里往下的山路有4~5公里很危险,但是载我的索朗扎西叫我不用担心,他经常骑摩托带着家人走。从一个宽阔的牧场开始到新修龙日村有陡直大岩壁。

下午17点左右,到达古拉乡。古拉乡处在干热的河谷边上,这里有几家宾馆饭店,新修的古拉乡小学不错。

109日,在这里修整了一天,在卫生所买了创口贴,手上的口子见好。

1010日坐上去往察隅的面包车,在明期路口下车,去往曲瓦村,去看查格腊子山域。

支持!!!!!!!!!!
夜晚住在这种地方的,该是什么神仙啊
---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aza13221 于 2020-12-26 22:32 编辑

10月10日坐上去往察隅的面包车,在明期路口下车,去往曲瓦村,去看查格腊子山域。

今天天气很好,早上先从古拉乡到明期路口,中午在明期路口搭上了一辆小货车,司机是曲瓦村的,很巧。在益秀拉山口眺望抗尔玛区域,被云罩着,这个点是此次最后的康尔玛观山点,看来这次看不到了。

下午的丙察线上阳光真好,察察线秋色浓浓。

碰见两位骑行者。丙察线路基很好,就是坑多,轿车要慢行。路上司机看到自己家的马在路边吃草,过去看了看。

小货车装的是日用百货,给沿路的几个商店卸了一些货,我们就直奔曲瓦村。从国道进去曲瓦村的路上能看到两座雪山,进村的路是新修的水泥路。

在村里下来后,司机去商店送货,我准备进山,16点多了。山东来的几位老哥路边装路灯,我顺着GPS的导航往前走,一个木楼上二层的小伙子叫住了我,下来查身份证登记,然后给联防队打了个电话,说是前两天从山上拉下来5个旅游者,登记完可以进去,不让带小飞机,应该是与路上山顶的雷达站有关。

我和小伙聊了下,决定让他和我一块进山,晚上住在了他家,家里就他和丈人爹,其他家人去牧场了。

10月11日早上吃完东西,小伙子骑摩托车带我出发,经过一片河谷沙地,沙滩已经淹到牧屋的顶部了,可见这里夏季河谷里的水量。

在车行道尽头,是宽阔的河谷,小伙子放好摩托车。我两开始步行,沿着河道边走,晨光照在山坡上。

从河上的树枝过河时,背着背包的小伙很灵巧就过去了。我就有点笨拙,河谷里的牦牛都抬起头看我。

然后在河谷里走,远处的共坡显眼的很,小伙子说看这个雪山,昨晚聊天时,他们以为我要去看这个山,查格腊子他没有听过。这个时节,水量小,河水都顺边走。途中一个爪印,小伙子说是狼爪印子,说他们这里有狼,吃牦牛。

天很不错,路过一个水量较大的山口,向上看能看到冰川,从曲瓦村进口处看到的其中一座雪山应在在这边。

一直朝着共坡的方向走,共坡这座雪山的形状很特别,像是一位庄严的老者。

共坡下边的东边是曲瓦村的牧场,可以看到几座牧屋,小伙子说他们经常过来。

我们走西边开始爬坡,在过河时我怕湿鞋,分开走,在灌木从里看到一头死去的牦牛。过河后给小伙说,他想去看,我拦住了他。我们继续走,爬上一个平台,找到有流水的地方吃午餐,下午约14点。

继续爬山,16点多来到了垭口下方,这里有水,有稍平整的地方。因为不知道翻过垭口后,是否还有平整的地方和水源,决定在这扎营。天还早,放下背包后前往垭口看第二天的路线。远处的北边的中间豁口处是我计划的观测查格腊子的位置。

回来扎营烧水吃东西,营地对面的山起雾了。晚上我再次考虑后,觉得我们爬上正北边的山头应该可以看到查格腊子,当时在谷歌地球上看时,觉得有难度,但是现场看坡度看可以,且路程短一些,决定走新路线。

10月12日,我两早上吃完东西后就出发爬坡,小伙子告诉我,他想今天回家,不想在山里住了。山坡上竟然有路迹。在这里,小伙的体力和找路优势显现出来了,2

个小时我们爬上垭口。

      

这里有几根木杖,都是片石,东边是共坡延伸过来的白色山肩,西边是我准备爬的山坡。我想起来了,这个垭口我在谷歌地球看到过,下去到怒江边上,海拔5100m。我想爬上西侧的山坡,但是小伙子跑得很快,顺着山坡往下跑去,因为我给他说过查格腊子的方向。一直下到4800m左右,一片开阔的台地,向西看去,远处没有看到雪山。

6000m级的查格腊子没雪?不能啊,但是山形和谷歌看到的一样,且西边没有更高的雪山。有点疑惑,拍完共坡西北侧的照片,约12点多,我们往回向上爬。

我让小伙原路返回在垭口等我,我要爬上眼前的冰川去到更高处去看看。沿着冰川的边缘爬,中午温度升高,冰川开始融水,我脚下的石头下也是冰川,有点滑,但是离顶部不远了。爬上冰川顶部是14点左右,海拔5298m。风很大,眼前南侧的雪峰全部显露,西侧是风化的山脊较陡,海拔再上升100多米,能站上顶部。

我看不到垭口,拍完照片,朝垭口的方向叫了两声没有回应,风很大。决定下撤。绕过东侧山脊往下是片石坡,下到中间时看到小伙子斜躺在垭口处等我。我两下到营地处,吃完东西,收拾帐篷往回走。

晚上回到村子20点了,村里没有电,跑到小卖部买了吃的东西,拉我过来的司机在小卖部和人聊天,他和小伙子是堂兄弟。查格腊子不管拍的对不对先告一段落。

本帖最后由 aza13221 于 2021-2-7 14:48 编辑

1013日,早上起来,吃完早餐,小伙子的家人回来了,他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小伙子送我去目若村。我接下来去拍木孔雪山。相比美丽安静的曲瓦村,国道边的目若村就是个热闹的驿站,在这里搭上了目巴村村里干部的车。他是和村里人过来看牦牛的,其他人把牦牛从日东往回赶,日东的草好,好多村子的牦牛都往那边跑,然后入冬前再赶回来。牦牛可以翻过高高的垭口寻找丰盛的口粮草地,牦牛能走的垭口,人基本都能走。
和司机说了我要去的地方,一番描述后,他知道了我要去的位置。

在齐马拉山口的让舍曲河谷一侧可以看到木孔雪山的南峰的上部和远处的太子雪山西侧。


在微信里曾和广西的兄弟讨论过从木孔东南边的山谷和山坡去看木孔雪山的的可能性,今天近距离可以看到,难度还是有的。河谷里树木茂密,除非有向导。在锯木厂的商店吃完泡面,继续前行。司机告诉了我几个在让舍曲河谷看木孔雪山的位置,今天都拍到了。

木孔的北峰他也没有见看到过。前行不久的村子,他拦了个摩托车,让带我,说他可以带我去要看山的位置,骑摩托的老哥很热情,一会就到他们的房子。好几个人,他们准备在这里和从日东赶牦牛过来的同伴回村子,让我和他们明天一块上山。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木孔南峰的东南坡和旁边的金字塔岩峰,后面的北峰可以看到一个山角。

我明天只能能和他们走一段,下午三点多我决定再往前走走,因为我明天的路程比他们长。前行一会林子越来越深,决定靠边扎营,河边有个塑料布搭的临时营地,我在塑料布下搭好帐篷。

1012日早上醒来就听见牦牛的铃铛响,回村的赶牛队出发了。我出发不久,遇上昨天在房子看到的两人,赶马下山。他们告诉我前边有岔口,让我跟着牛的脚印走。路迹还是挺明显,走了半个小时后,就走沟里的之字形爬升了。慢慢的就又听到铃铛声,牦牛队在我头顶上,不过不用追赶,不同路线。

不得不说谷歌地球真是个好软件,像个天眼一样,能看到很多东西,但是最近打不开了,听说服务器搬去台湾了。

沿着在谷歌地球上的规划路线,准确的找到了分岔口,穿出林子,前往木孔雪山的观测平台。这里是灌木丛坡,有很多路迹。

中午12点多吃完午饭,等木孔峰顶的云雾散开,一个小时后还是没散开,前往另一个岔口去拍太子雪山的南坡。上来以后一直没看见水源,一直留意路上的凹沟,但是一直到岔口都没有找到水,保温杯里只有少半杯水了。太子雪山西坡在阳光下,太耀眼了。

雪覆盖的山形确实像冰淇淋。这里风有点大,附近的几个低洼处,也没有找到水。原计划今天拍完后下山,也没带太多水,但是木孔在下午15点时,依然被云罩着。决定扎营,水省着点喝。扎好帐篷,背着相机去周围溜达,寻找明天下山的捷径。下午18点左右来到去往木孔方向的山头,乌云就在头顶,

太阳从云缝里照在山坡上,山坡有很多红枫树。

望向碧土的方向,瓦布村的山谷被太阳照得亮。

回到营地,太阳从太子雪山的峰顶快速落下。由于没水,晚餐没法冲糊糊,吃了个小面包。这里海拔4400多,睡得很好。

1013日,早上很早就起来,东边的天空有霞光,赶紧去拍木孔雪山,如预想般一样,木孔南北二峰显露在眼前,太阳慢慢升高,晨光洒在山脊上,云雾上升后在木孔的山间流动。

今天下山应该会快,所以不着急,慢慢拍。

从这里下山,可以原路返回到让舍曲的河谷边上,搭车去察瓦龙,路程短,但是走回头路;也可以回到昨天的岔口后,走牦牛队的路线去察瓦龙,路线长了一倍。决定选后一种路线。虽然不可也不饿,但是肚里没粮,一走起来就感觉没力。11点多在昨天的岔口前吃了最后一个小面包和杯里的水前往下山的垭口。这个垭口的路很宽,让人很放心。不过也就垭口路宽,山坡是灌木和松树,下山的路由于山陡,并不好走,路边有个塑料袋,装着油炸饼。应该是昨天的牦牛队落下来的,吃了一个饼,继续下山,走的有点热。路过溪水点,喝饱后洗了脸,将水杯灌满。接下来的进入密林,这条路从谷歌上看到过,但是没计划过走这,没有规划路线不知道距离,总觉得一会就能出山。

这片密林,往前走路越来越宽,一直走到下午16点多,才走树林。路两边是灌木,碰见个上来骑摩托的牧民,他说离山口还有4公里,有点打击,但还是赶紧赶路。越往下,越靠近河边,水流很大,河边上又水管。17点半左右,终于来到山口的水泥路边,路边值班的房子墙上写着禁止进山。太累了,坐下来等车。运气不错,搭上一辆皮卡,三个年轻人做省内河流的水质检测,和我是半个同行,都与水相关。领头的李凯时甘肃人,其他两位是本地人,他们今天的歇脚地也是察瓦龙,他们也很好奇我一个从山里出来年纪相仿。察瓦龙相比18年又有了不少变化,之前咨询过四川饭庄陈老板这边的天气,今晚决定住他那。李凯他们已经定好其他的房间。四川饭庄人气很旺,墙上、天花板上各路队伍的旗子和留言。放下包让老板安排饭,打给李凯他们一块吃饭,他们说不过来吃饭了。这里竟然开了个上千平米的大超市。这里的几位游客都是计划去甲应村的,那边的路已经修好。甲应村就是先行的驴友们走进去,然后在网络宣传出去的,现在火了。

“驴友”这个词不知咋来的,由于经常有出事的新闻,越来越多的线路被禁止进入,似乎“驴友”不太受大众欢迎。最近看到五台山出事的新闻,那都曾热爱自由的鲜活的生命。驴子们要好自为之。

木孔雪山,拍完该回家了。但是晚上比对了查格腊子的山势和我拍的照片后,肯定是拍错了。决定走察左线,再拍查格腊子,从邦达回西安。

1014日,在镇上吃完早餐后,找了个藏族的车前往扎玉镇,当地做生意的汉族包车价格是藏族的2倍。回想上次走的察左线的路况,看着车主崭新的五菱,我有点担心车主的技术,他告诉我他开了17年的车,今年新换的车,那就放心了。师傅是瓦布村的,在过玉曲河前,碰到一位喇嘛带着两位年轻的觉姆。他们是转太子雪山的。两位觉姆走不动了,坐上车来。她们穿着简单的运动鞋转太子雪山不容易的。从这里能看见木孔北峰的北坡。

经过地拉村时,对面的地拉雪山,竟然没有什么雪,18年经过时是有冰川的。下午15点左右,到达扎玉镇。上到山峁拍到了查格腊子,一座巨大的雪山。

晚上住在扎玉镇。

1015日,从扎玉搭了一个出租车到左贡,原计划到邦达,司机劝我住左贡,他明早拉我去机场。玉曲河南岸的那片城区,人太少了。

1016日,司机准时过来,赶到邦达,下午就到家里。本次旅程完。

支持支持。。。。。。
谷歌地球被新长城防火墙拦截了啊,驴友这几年经常被“媒体“导向污名化。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回复 关闭 发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