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伊犁流水账 - 游记攻略 - 8264户外手机版

  游记攻略
本帖最后由 西涛1 于 2022-6-28 09:56 编辑

202205伊犁流水账

自疫情席卷全球以来,很多人的生活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旅行已经成为一种很奢侈的事情。尤其是今年,2022年,上海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都得封闭管理。令人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即使是远离上海的北方,长春,也在经历着这种考验。
疫情肆虐下,没有哪个城市可以置身其外,河北廊坊唐山邢台邯郸保定,都先后出现过疫情。石家庄也是草木皆兵,风声鹤唳,严防死守。我们单位在不到20天,接二连三转发三个上级紧急通知,都是有关疫情防控的紧急通知。紧张的情绪已经拉伸到极限了。
在这种形势下,旅行难,组队约伴更难。
伊犁,我2019年5月去过一次,那是第一次去。去年,2021年6月又去了一次,住在喀拉峻景区,但是,蓝天白云雪山森林草原鲜花这些元素组成的画面,一次两次是看不够的。因此,我计划着今年再去看一次,再深度一些,把这美好的景色,深深的印刻在记忆中,记一辈子。于是,我开始了在网上征伴。
我经常浏览的网站,一个是磨房论坛,一个是8264网。磨房论坛就不用说了,估计得有二十多年了,一代代痴迷旅行的驴友,从这里开始征伴,写游记,发攻略,贴照片,这里面水很深,藏龙卧虎,各路神仙周游世界,纵情山水。读着这两个户外网站里驴友大神们的游记,犹如在看一部部的精彩大片,图文并茂,文字优美,照片景色更美。看他们写的夏特古道乌孙古道珠峰东坡、念青东坡,环博格达穿越的帖子,经常不知不觉的就看到深夜,令人无限神往。
也许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吧,有些人户外旅行,就是一阵热度,还有些人,结婚成家生儿育女,也无暇旅行,从此心安。但是有些人,比如我,骨子里就是痴迷旅行,几十年来,其他的爱好都渐渐消退,唯独对户外爬山、户外旅行情有独钟,始终如一,人生若只如初见。一个日本旅行者写过一本书,书的名字叫《不去会死》,我倒是不敢发出这样的豪言壮语,但我是不去不舒服,我喜欢周游名山大川,喜欢看辽阔的草原,喜欢在陌生的城市游荡,在市井小馆子里吃饭,在幽静的巷子里溜达,在风景优美的草原上徒步,为雪山所震撼,为花海所惊叹。
因为不喜欢一个人独自旅行,也因为要包车,所以,只能网上征伴,组成一个小团队,大家一起行动,一起吃住,一起徒步,心满意足,带着旅行中慢慢的收获和快乐,各自散去。然后期待来年继续,周而复始,这样的网上约伴活动,至今已经十八年了。
虽然当领队很费心,但是,这是双赢的事情,我为大家规划了线路和行程,犹如私人定制一般,大家和我一起分担了车费,分享了美景,分享了各地的美食,有了这些收获,还是觉得累一些也值了。没有这些同伴的支持,我一个人是无法包车去西藏阿里的,无法包车走川藏线的,无法在伊犁深度游十天的。所以,我很感激他们。遇到志趣相投的朋友,还会一直保持联系,每年都会相约一起结伴旅行。一个志趣相投的旅伴,会给旅行带来无限的快乐和收获。

言归正传,还是说说这次旅行吧。

早在元月,我就计划好了这次旅行,但是,疫情反反复复,所以这次征伴也是一波三折。四月之后,我把详细的行程安排发到了磨房和8264,随后有些朋友开始关注,并且联系。但大部分人都跟我一样,处于不确定状态,是的,可以说谁也不能确定,因为疫情本身就是不断在变化的。
到了五月上旬,我在众多的联系者中,通过沟通交流,建了一个微信群,群里初步加了四个人,作为这个团队的雏形。一个是广州的钟小宝,女,一个是浙江的哄哄,女。理想的组合应该是两男两女,男女搭配,住宿也方便。后来,又加了宁波的赵。男,这样人就凑齐人。后来,宁波赵无法确定成行,又把宁波赵换成了江苏七七。女。这样就成了三位女同胞了,男女比例三比一。我也顾不上去挑选性别了,能按计划出发就行。女的多就多吧,七七从2020年就想加入我的西双版纳之行,后来疫情原因未能成行。但她一直在磨房关注着我的计划,虽然没见过面,但天下驴友是一家。

后来又有很多朋友加我微信,表示希望结伴同行,我既不想扩大队伍,也不想辜负了这些朋友的好意,为此,我又建了一个驴友同行伊犁的大群,把大家都拉到群里,方便大家自行约伴,也方便大家共享旅行中的信息和美景。
随着出发时间的临近,每个人都需要确定到底能不能去,这是最关键的问题。但是,我这次却掉了链子,我工作还没做完,无法找领导请假,工作没做完的原因,也不在我。我需要申报一个报表,得等上面审核,我也没办法。我只能等,只能催。离出发时间还不到十天了,我还不确定能不能去,还没向单位请假。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以前都是提前一个月请假,提前一个月组队收定金。
一直到5月16日中午,我的工作终于做完了,赶紧找领导请假,也准假了。这可是天赐良机。我马上定好了19号石家庄到伊宁的火车票,在群里告诉大家,我可以出发了。但是,好事多磨,队里的小伙伴们全体落马了。除了我之外,他们都遇到了麻烦。伊宁酒店那边有个名单,是有疫情城市的名单,他们三个所在城市,都在名单上,这就意味着他们去了伊宁之后,要隔离7天。这下麻烦就大了。瞬间队伍里剩我一个光杆领队了。

这是近二十年组队经历中第一次遇到的,之前虽然也有临时放鸽子的,但都是少数,很快就有人补充顶替上了,还没像这次一样,只剩我一个。我还正准备收包车定金呢,结果就剩我自己了。想想就觉得好笑,剧情反转的如此之大。

我在伊犁大群里吆喝,谁能说走就走,马上出发,也没人响应,我在石家庄户外徒步群里吆喝,也没人响应,郁闷,简直太郁闷了。
我可以一个人去台湾旅行,一个人去日本旅行,去年还一个人去秦岭太白山徒步,但是,这次的行程是要包车才行的。
我忽然想起手机公众号里,有个徒步中国,他们经常组织活动,实在不行,21号到了伊宁之后,加入个商业队。点进去一看,还真有,是喀拉峻五十公里轻装徒步,虽然价格不菲,但如果真的能成行,也不白跑一趟。按照联系方式咨询了客服,结果却大失所望,22号的徒步活动取消了。
报名这种商业活动,就怕临时有变化,大老远的白跑一趟。我已经开始做好退票的准备了,实在不行,就不去了。
但有些时候,应了中国那句古话,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17号下午,有个磨房的朋友加我微信,网名是烟轻,很好听的名字。她表示想一起同行,我把那个名单发过去,让她自己对照。结果,她所在的红河州也在名单之列。
但是,她说的另外一句话,倒是让我从困境中摆脱出来,她说可以考虑一下推迟一周去。我当时心灰意冷的回绝她说,如果退了车票,就不打算去了。
也许这次请假,领导是高抬贵手了,机会难得,也许是喀拉峻景色太美了,不去不甘心。18号清晨醒来,我忽然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推迟一周再试试。因为广州的钟小宝是20号出发,她先去探路,如果能顺利到达特克斯,我们就马上出发与她会合。到那时再组队收定金也不迟。
有些事情,错过了一次,也许会错过一辈子。比如2019年10月那次,我正好手上有台湾签证,本来没打算去,后来下定决心就去了,结果在那之后,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去台湾的机会了。如果这次错过了伊犁,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有机会。

有的时候,往往是不经意的一个瞬间,就改变了计划的走向。也许大街上不经意晃过一个红河香烟广告牌,就会使你对云南红河充满了神往。甚至不经意的一个决定,不知不觉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18号早晨,我退了19号中午的火车票,在群里开始招呼大家,让钟小宝先去探路,一切顺利之后,就发一颗红色信号弹,我们就发起冲锋。大家都同意这个建议,钟小宝也表示愿意做一个探路先锋。
为了增强团队活力,我又把宁波赵和烟轻拉进了小群,在群里引入竞争机制,实行末位淘汰,前四名入选。这样,群里就有六个小伙伴了。这时候,我忽然有些矛盾了,随着这几天的沟通交流,大家好像彼此都熟悉了,成了朋友一样,真去掉两个人,内心会有一丝的不舍,我甚至想,实在不行就一起去,大不了坐两个车,六个人也不算多。我甚至怀疑我的前生一定是个女的,要不然,我一中年大叔,内心何至于如此柔软,连舍去两个未曾谋面的同伴都于心不忍。

大家开始了静静的等待。等待着钟小宝来自遥远伊犁的消息。
仿佛是D日总攻前的沉寂。这种等待令人压抑,不安,烦躁。

我生怕单位突然再发个紧急通知,不让外出。那就彻底歇菜了。
本帖最后由 西涛1 于 2022-6-28 10:21 编辑

时间过的很快,又仿佛过的很慢。还没等钟小宝到伊宁,我就赶紧看火车票了,18号把19号的火车票退了之后,19号我就开始查22号的火车票,结果,Z69这趟车在石家庄还没卧铺票,我又赶紧查北京到乌鲁木齐的票,还好,车票很富余。于是,我就订了Z69从北京到乌鲁木齐的车票,在石家庄上车。
本来我还有些沾沾自喜,为自己的小聪明洋洋得意,后来上了车才发现,北京现在正闹疫情呢,我那节车厢里都是北京上车的,算是弄巧成拙了,这不免让我有些担心和后悔,被一群来自疫区的乘客包围了。这节车厢里要是有一个确诊的,我肯定也得被隔离。
江苏七七紧随其后,也很快订好的机票。
周六,小宝从特克斯发来消息,顺利入住酒店。随即哄哄也出票了。我也开始在群里招呼,收包车定金。包车定金这个是组队的老规矩了,一是约束占名额的,二是为了保障真正出行的全体队员的利益。交定金是完全自愿的,交了之后,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其实这五百定金也仅仅只是一个形式,真要去不了了,也没人顶替,那么其余队员要额外负担的车费和吃住,远不止这五百元。
到了收包车定金的时刻,也是检验队员们是否下决心同行的时刻,很快,宁波赵和烟轻被淘汰了。对于不能同行的队员,我完全能够理解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权利,能一起同行是缘分,不能一起同行是天意,随缘吧。如果有缘,人生何处不相逢。

22号是周日,之所以选择22号出发,是因为21号我可以做一次核酸,22号上午我还可以做一次核酸,这样就符合49小时核酸的要求了。那天很热,火车北站候车大厅也没开空调和电扇,排队检票的时候,我挥汗如雨,不停的用身份证刮着额头和脖子上的汗水,随手一甩,一串水珠掉在地上。至此,我踏上了伊犁之行的旅程。
经过在火车上27个小时漫长的旅行,23号星期一,下午五点我顺利到达了乌鲁木齐,出站核酸,然后在候车室等晚上十点的火车前往伊宁。
候车期间,我给去年的包车师傅潘师傅打电话,无人接听,后来又发短信,让他回电话,也没音讯。为了尽快把包车的事宜确定下来,我又联系了李师傅,2019年我包过他的车,潘师傅也是他介绍的。李师傅听说之后,表示自己愿意跑一趟,现在的问题,就是能不能装下两个很大的拉杆箱。
出发之前我才知道,小宝拿的是26寸的拉杆箱,七七拿的是28寸的拉杆箱,这两个箱子往轿车后备箱一放,也就没地方放别的了。甚至这两个箱子也不一定能同时放下。以前组队,还真没遇到这么大的箱子,所以我也没事先要求和说明。这个怪我。
24号早晨,我从伊宁站出站,照例是核酸检查,然后是每个人的流调。因为石家庄没有疫情,所以很快就自由了。根据小宝提供的消息,伊宁站广场有去昭苏的六座线路车,可以在特克斯下车,这样比到客运站坐车要节省时间。在前往特克斯途中,我跟司机师傅聊了一会儿现在的包车行情,要了师傅的电话并加了微信,旅途中多留心收集包车信息是很有必要的,对以后的行程很有帮助。后来,我在昭苏还真用上了。
中午时分,我到了特克斯,在停泊青旅看了之后,我还是决定住在辉煌大酒店,前两次来这里,我都是住在辉煌大酒店,位置好,各种便利。房价也比停泊便宜很多。停泊170,辉煌109。
小宝和七七去看鳄鱼弯了,哄哄下午六点到。她们都住在停泊青旅。这样,全队四人就算胜利会师了。我约了李师傅,开车过去先装一下行李试试,果然,28寸的大箱子放到后备箱之后,几乎占了三分之二的空间。李师傅很热情的帮我联系其他车,其中也联系了潘师傅的车。潘师傅是中午才回我的电话,那时候我已经到特克斯了,并且已经跟李师傅说好了。
经过三个车的对比,最后还是潘师傅的车能放下行李,潘师傅去年开的是奥迪A6,今年换成斯巴鲁森林人了,后备箱很宽敞,完全无压力。也算是机缘巧合了,最后还是包的潘师傅的车。去年就是包的潘师傅的车,大家相处很融洽,旅途很开心。
因为伊宁有防疫要求,外地游客到伊宁之后一周内,要做五次核酸,几乎就是每天一做了,我非常支持这样的政策,一来是为了严防本地确保无疫情,而来也是使游客对自己放心。为了应对这个政策,我调整了行程计划,原计划是第二天去喀拉峻草原玩三四天,但是那样就无法每天做核酸了,而且我们刚从内地来,自己是否感染者都不敢确定。我临时增加了去琼库什台的行程,这样出发前在特克斯做一次核酸,第二天从琼库什台回特克斯之后,再做一次核酸,这样加上到伊宁之后的核酸,就是三次核酸了,去喀拉峻之前再做一次,就是第四次了。
我把这个行程给大家说了之后,都表示同意。这样,第二天我们做完核酸之后,就前往琼库什台村。
2019年我去过琼库什台,对那里的印象很不好,一是因为我们包车司机的缘故,二是因为天气的原因,三是当地村子客栈的原因。我们当时找的司机,服务非常差,到琼库什台之后说没油了,弄的我们在村子里到处找汽油,村子商店的老板说,在村子里找汽油,比找血还难。那里对汽油的管控之严格,大家应该有所耳闻。当时还下着雨,道路泥泞,我们住的那家客栈,一盘炒面要价一百八十元,这是我至今吃的最贵的炒面了。第二天村子大雾,啥景色也没看到。所以,2021年到伊犁的时候,根本就不想再来琼库什台。本来我对现在的网红也没多大兴趣。琼库什台已经是网红了。
这次,为了配合防疫政策,那就再到琼库什台转转吧,相信这次不会有那么差的运气。
本帖最后由 西涛1 于 2022-6-28 15:13 编辑

5月25日,星期三,伊犁之行第一天
出特克斯县城的时候,潘师傅加满了油。我看了天气预报,这两天也不会下雨。而且,我不打算住在村子里,村子外的一些客栈也不错,没必要住村子里。
快到琼库什台的时候,潘师傅指着一处客栈说,这是他朋友开的,如果想住这里,我们自己去谈价格,住不住随意。我也乐意成人之美,一进院子,面对雪山的那间屋子就把我们吸引了,那间屋子的一面正对雪山,一面墙都是玻璃的,屋内有两张大床,还有一个风格独特的大桌子,是用树桩做的那种大桌子,躺在床上就能看到外面的雪山,坐在桌子旁边喝咖啡,抬头就能看到雪山,名副其实的观景房,三个女同伴迅速跟老板谈好了价格,她们住大屋,我住旁边的小屋,我那屋子只能看到院子里的小路。没办法,人多就是有优势有气势,总不能我一个人住那个观景大屋吧。
这个客栈叫听岚山庄,就在离琼库什台十几公里的山上,位置极好,视野开阔,院子里还有一个观景台,面对琼库什台方向的雪山,后来我就搬着椅子坐在观景台上对着雪山发呆。
出发之前,有个磨房的坛友,网名老虎,说是想一起结伴同行,但是因为他是两口子一起,被我婉拒,我不接受情侣或夫妻报名,一共四个人的队伍,再有一对夫妻,实在是不好弄。
我收到他的微信,说刚从伊宁出发,希望能跟着我一起走,这倒是可以,反正跟我不是一个队伍,跟着我一起走也无所谓,我也不用操心他们的吃住。他们是三个人,有一个女士跟他们一起拼车。我把客栈的位置也发给了老虎。
放下行李之后,潘师傅把我们送到了琼库什台村。现在的村子,跟2019年的时候大不一样,网红了,来打卡的人暴增,原来村子里是可以开车进来的,现在在村外桥头附近修了一个很大的停车场,而且村外还在大兴土木,修了很多木屋别墅景观房,以满足高端消费群体。
过了桥走进村子,就是一个十字路口,往右是乌孙古道,往左是喀拉峻穿越线路,往前就是村子后的山坡了。因为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太阳暴晒,气候炎热,最佳方案是先走走乌孙古道,因为有树荫,可以沿着库尔代河随意走走。明天早晨趁天气凉爽的时候,再走走村后的山坡小路。那样爬坡不会出汗。如果有时间,再走走喀拉峻穿越线路。我把我的看法告诉大家之后,她们欣然同意。
我们四个人沿着库尔代河随意走着,反正也没时间限制,随意走就行了,这就是自助旅行最大的特点。我把口罩摘下来,呼吸着山里清新的空气,听着河水奔流的声音。
新疆的气候特点就是这样,在太阳底下晒着的时候,会感觉很热,但是到了阴凉的地方,小风一吹,马上就会感到特别凉快,甚至稍微有些寒意。
正当我们几个在乌孙古道上漫步的时候,忽然从前面过来几个护林员,热情的拉着我们合影,然后往我们手里塞了几张森林防火的宣传材料,我不禁有些后悔把口罩摘早了。我怕我从内地来,不小心把病毒也带来了,我这才刚到了两天,我是对我自己没信心。
这些护林员倒是不担心,大大咧咧的跟我们挥手再见。我们继续沿着库尔代河,一边拍着美景,一边享受着旅行的轻松和愉悦。

过了一个小桥,对面山坡上的草原如地毯一般,山上还有树,还有牧民的小木屋,我们就沿着小路,走到了牧民家的院子里。那个院子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
一个小姑娘跑过来,一点也不认生,跟我们连说带比划的,好像是问我们骑马不骑马,我由于担心自己携带病毒,所以内心始终纠结,担心和内疚交织在一起,躲着小孩走,离她远远的,保持着几米的距离。即使我敢肯定自己百分之九十九的没事儿,但那百分之一的不确定我也无法承受。毕竟我坐的那趟车,那些乘客都是北京和内地来的,谁敢说自己绝对没问题。
后来,我问女主人家里有什么喝的,牛奶或者奶茶,于是要了一壶奶茶,坐在牧民家的房子前,吹着微风,喝着奶茶也是一种享受。在人家院子里又拍照又看景的,消费一下,也是对牧民家的感谢。
我们几个坐定之后,小姑娘又跑过来了,在我们面前唱歌跳舞,小孩子天性总是爱热闹的,对我们这些人也感到好奇,我们就逗小姑娘玩,她三岁,还有一个哥哥五岁,但是没在家。爸爸在远处干活儿,妈妈在做饭。
我盛了一碗奶茶给小姑娘,还没两分钟,小姑娘一不小心就用脚把碗碰翻了,当时小姑娘的表情太可爱了,眼神里透着惊恐,懊悔,害怕,几秒钟之后,小姑娘看着我们不好意思的笑了,那种闯了祸之后的表情转而轻松下来。我们赶紧让她去拿抹布过来。一切恢复正常。
过了一会,小宝要了一杯牛奶,女主人顺便也给女儿盛了半杯牛奶端过来,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我们把杯子放的远远的,生怕再给打翻。我本想把杯子放在托盘里,还没容我多想,小姑娘伸手拿杯子的时候,不知怎么手一动,半杯牛奶又被打翻了,于是又是惊恐,疑惑,害怕的眼神,然后又轻松下来。又去厨房拿抹布。
可能小姑娘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跑一边玩去了。后来女主人出来说,小姑娘就没提又打翻牛奶的事情,哈哈哈。
喝完奶茶,我们跟女主人聊天,问她汉语怎么说的那么标准,女主人笑笑说,她以前是老师。难怪呢,人长的漂亮,身材好,气质也很好。很幸福的一家,男主人在加固牧场围栏,女主人在厨房做饭收拾家务,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真是令人羡慕的一家人,也祝愿他们幸福,平安,快乐。
我们继续沿着河边,在杉树林间徒步行走,

不紧不慢,悠闲自得。
走了大约五公里,我提议往回走,于是,我们边走边聊,回到了停车场。
此处插一段,因为队伍是临时组合的,人员结构是三女一男,这样住宿就麻烦一些,如果是标间,那就需要三个标间,有两个人是住单间的。但是房费如何分担,这是个问题。为了了解每个人的真实想法,我没有在群里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如果在群里问,肯定都会说,怎么都行。其实那不是真实的想法。对我做决定也提供不了帮助。在火车上,我决定一对一的问,同时假设了多种情况,比如一个标间是400元,那就开三个标间,住单间的自己付房费,还是大家均摊。这个问题其实也是在了解价值观,这无所谓对错,也没有标准答案,最后还得我来说怎么做更合适更合理一些。最后,一对一问的结果是2比2 ,两个赞同均摊,两个主张各付各的房费。我把这个结果公开告诉了大家,也说了我的看法,因为各付各的房费,那除了我之外,三个女的谁住单间如何确定?我决定房费均摊,在这之前的历次组队中,我也是这样做的,住宿费和饭费都均摊。这个要统一认识。
我们还讨论了车费的问题,比如有人提前离队,那后续的车费,是否也应该负担。当时大家都表示认可。这个问题后来在昭苏真的也遇到了,不过,被我巧妙化解了。后面我会详细说。
回到听岚山庄,我搬了一把椅子,坐在观景台上看雪山,女同胞们在屋里就能看到雪山。
下午八点左右,老虎他们也住到了这家客栈。他们想明天早上跟我们一起爬山。对于新疆来说,晚上十点天才会黑,七八点钟算是下午也对,入乡随俗吧。
日落之后,山里温度急剧下降,室外也就十度左右吧,甚至更低一些。我把毛猴穿上了。屋里好像是十六度。
本帖最后由 西涛1 于 2022-6-28 14:18 编辑

5月26日,星期四,伊犁之行第二天。
吃过早饭之后,我们再次来到琼库什台村,如我所料,清晨的空气很清凉,走在村子后面上山的小路上,一点也不热。越往高处走,看村子的全貌就越清楚,看周围的景色也越美。
我们沿着村后的盘山路,慢慢的走着,真是一种享受。
转过一个山头,远处有几个羊圈,无数只羊的叫声汇集在一起,仿佛在呼唤主人,赶紧放出来吃草。此刻,头顶上蓝天白云,远处高低起伏的草原,还有森林,真是一幅天山牧场的美丽画卷。
这个路一直通向很远,在拐弯处,我建议大家往回走,再走一段喀拉峻徒步线路。我们没走原路下山,而是看准了方向之后,直接沿着山坡下切,虽然不好走,但是直线距离最近,别有一种体验。我喜欢户外爬山,走这种路对我来说一点不陌生。好在三位女同伴也能走下来。
下到山下的小路边之后,我们被一条水流湍急的小河拦住了去路,索性坐在树阴凉下开始野餐,把背包里吃的喝的先消灭掉,减轻背包的重量。
吃饱喝足,向路过的牧民问清楚了这条路的去向,这个路不是通向喀拉峻,我们看错了。
先往村子里走,正赶上中午太阳暴晒,我们也没了徒步喀拉峻的兴致,干脆回特克斯县城吧,还得做一次核酸。
老虎他们决定开车走一段盘山路,再继续看看风景,我们就先回特克斯了,这次,我们全体入住辉煌大酒店。
下午七点多,潘师傅又带我们到阿克塔斯转了一圈,天气不太好,玩的也不够尽兴。我跟潘师傅商量,第二天早晨我们再去一次。
5月27日,星期五,伊犁之行第三天
早晨7点多,我们出去吃了早饭,然后坐上潘师傅的车,再次驶向姑娘峰景区。早晨的天气很好,阳光刚出来,野花上还带着露珠。
整个草原也没什么游客,我们让潘师傅继续往草原深处走,越往里走,景色越美,视野越开阔,真的非常辽阔壮观。
我们几个人在不停的拍照,
我还惦记着十点做核酸的事情,就对潘师傅说,从这里掉头回县城吧,后排的七七说,既然来了,就再往前走走吧,走到景区公路的尽头再掉头。有这样的队友真的挺好的,当我犹豫不定的时候,能够帮我坚定信念,看更美的景色。于是,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在柏油路的尽头,停着两辆车,七八个当地人在吃着聊着,他们昨天在这里露营。在营地的旁边,是一大片黄色的花海,景色非常美。我们欣喜万分,尽情的享受着这美好的景色,享受着快乐的旅行时光。
我也不催大家了,做核酸的事情往后推推也行,出来玩,不就是为了看美景吗?现在眼前的景色,就是美景。
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我们踏上归途,到县中医院做了核酸,然后前往喀拉峻景区。
受疫情影响,景区的游客很少,区间车只坐了一半的游客。我们在鲜花台下了车,等待牧民对山过来接我们。我们一边看着鲜花台的景色,一边看周围游客,其中有位身材很好的女士,估计是专门过来拍照的,带着宽边的遮阳帽,身着一袭长裙,在花海中一会坐着一会站着,旁边一位男士在不停的拍着,那位女士像是专门练过模特,举手投足之间仪态优雅大方,简直太美了,我也忍不住离着几十米偷拍了几张。
对美好事物的欣赏,是人之常情。
过了一会,客栈老板对山开着车过来接我们了,他家离鲜花台直线距离三公里,位置非常好。我一到他家,就觉得这个地形很眼熟,后来,我终于认出了这个位置,去年我和云海江山从湖南白家往鲜花台徒步,就是走的现在这个位置,我还在下面的沟里拍了一张景色很美的照片,作为我家电脑桌面壁纸。我为了证实我的判断,就问对山去年他家在这里吗?他说去年他家不在这里,在远处的树林旁边。今年他家选的这个位置非常好,面对雪山,一字排开几个毡房,本身就是一道风景。我们到的时候,他家也是刚搬来不到一个星期,很多物品都堆放在院子里,但这不影响我们看风景。晚上有发电机发电,可以给手机充电。尤其是远离毡房的那个简易厕所,就是去年江山换秋裤的地方,哈哈哈,简直太巧了,所以对这一片地形印象很深刻。
他家院子前面,就是从琼库什台徒步穿越喀拉峻的必经之路。只是牧民家是每年搬迁的,不知道明年他家还在不在现在这个位置。
放下行李之后,我们就前往鲜花台,老虎他们也从鲜花台往这个方向走,我们正好会合了。
我们一边在花海中徒步,一边对着雪山拍照。偌大的草原上,只有我们几个人,可以随便走,随便拍。头顶是蓝天白云,眼前是雪山森林,脚下是草原花海,置身其中,简直太享受了。
我喜欢这种玩法,不赶路,漫无目标,在草原深处随意游走,反正时间还早,走哪儿算哪。眼前的美景,一时半会儿看不够,那就慢慢的看,慢慢的记忆。累了,就往草地上一躺,枕着背包,把宽沿遮阳帽往脸上一扣,甚至打个盹。这种玩法太惬意了。
晚上,我们用烤肉串代替晚饭,体验着牧民的生活。
半夜出去方便的时候,抬头看到满天繁星,就是太冷,禁不住赶紧跑回毡房。
5月28日,星期六,伊犁之行第四天
按照商定的时间,我们早晨前往鲜花台,本打算坐区间车到猎鹰台游玩,结果这天是全民核酸日,工作人员也要做完核酸之后才能上班,整个鲜花台景区除了几个游客之外,没有景区工作人员的身影。我只好随机应变,先走徒步线路,然后再去猎鹰台。大家一致同意。
我们沿着土路往东喀拉峻和塔里木方向徒步前进。一开始的徒步是上坡,而且景色也一般,再加上太阳暴晒,走起来有些枯燥乏味,我甚至有些打退堂鼓了,指着最远处的山头说,走到那里,如果景色还是一般,就掉头返回。
这期间有几辆车从我们身边驶过,其中一辆皮卡是林业局的巡逻车,我问他们前面的景色好看吗,他们说好看。于是我们继续前进。
确实是这样,越走景色越美,上到最远处的高坡之后,抬眼望去,远处的草原碧绿如毯,高低起伏,加上蓝天白云的映衬,这景色令人赞叹,这就是喀拉峻最经典的景色了,蓝天白云,雪山森林,草原鲜花,这些元素都集成在眼前的画面中,加上高低起伏的地形和云朵投下的阴影,或明或暗,时刻在变幻着。
这一时刻,我们各自在寻找着角度,捕捉着最美的时刻。间或自己也选个角度留个影。
这种美景是轻易看不到的,体力差的,就走不到这里。徒步穿越的,也没太多的时间,可以偏离徒步线路尽情的看景,只有像我们这样漫无目的随意行走的,又不着急赶路的,或者那种背着帐篷,走到哪算哪的,才能到处寻找美景。
有些时候,我们就是凭着感觉在发现美景,凭着好奇心在寻找。在一个高坡上,看到下面有个水塘可以拍倒影,拍完倒影之后,又想看看水塘后面的山坡是什么风景,就这样又发现更大的一片花海,又开始拍照。
就这样,我们欣赏着美景,开始往猎鹰台方向前进。有森林的地方,往往是沟壑,需要先下到沟底,然后穿过森林,再上到高处的草原,如此上上下下,来回下降和爬升,对体力是一种考验。还好,这次的几个队友表现都不错,尤其是老虎,体力超强,他在前面探路,我在后面收队,三位女队友结伴同行,累了就喝点水休息一下,因为我本身就喜欢喜欢玩户外,每年都要到山里徒步爬山,所以对这种玩法很享受,仿佛回到了熟悉的场景。
这一段经历也是整个伊犁之行中,印象最深刻,感觉最美好的。我跟老虎前后呼应,穿越沟壑,在丛林中探路,辨别着正确的方向,带领队友走出困境,既刺激又兴奋,这不是探险,这只是探路。我们知道肯定不会迷路,因为这离景区的木栈道只有几百米远,离区间车公路只有一千多米,我们要做的,是找到最近的线路走过去。
这时候,远处传来滚滚雷声,猎鹰台那边已经开始下雪了,我怕赶上下雨,也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同时也担心同伴们体力下降。所以尽快走到猎鹰台车站是最好的选择。
终于,我们走到了车站,去年我来的时候,这个车站有售货亭,有吃有喝,眼前的车站,不知什么原因,商店都没开门,只有几辆景区的区间车停在那里。我们只好上车返回鲜花台车站,那里有商店。
在鲜花台车站吃饱喝足之后,此时天也转晴,我考虑到大家都有些累了,就建议明天上午再游览猎鹰台,今天先返回牧民家,因为从鲜花台走到牧民家,也得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断然没想到,第二天的天气会是那样。
我们启程之后,老虎他们三个人觉得体力又恢复了,就前往猎鹰台了。我们回到牧民家,就感觉刮风了,有些冷。后来老虎他们三人也回来了。草原上的风很大,我们都猫在毡房不出来。
不知道什么原因,无法上图,无法图文并茂了,只能发文字,大家凑合着看吧
本帖最后由 西涛1 于 2022-6-28 14:43 编辑

5月29日,星期日,伊犁之行第五天
早晨起来之后,外面天昏地暗的,大雾弥漫,还刮着风。奇怪,风都不能把大雾吹散。山里的天气,真是变幻莫测。我有些后悔昨天没让我的队友们把猎鹰台转了,省得留个念想,留些遗憾。
这天气看来是哪儿也去不了了,只能等区间车上班之后,直接出景区了。我们在屋里等着,对山已经替我们想办法了,他打电话联系了景区车辆调度之后,果断的把我们送到路口,一直陪着我们等到车来,看着我们上了区间车。这里要给客栈老板对山点赞。难怪每年他家住房都爆满,这优质服务就是最好的招牌。
很快我们就出了景区,并联系潘师傅接接我们回到县城。做完核酸之后,开启修整模式。
之所以这么多次的做核酸,一是防疫有要求,7天之内要做五次核酸。二是做核酸,我们自己心里也踏实。三是酒店也有要求,入住的时候要看核酸记录。
下午我们洗洗衣服,睡个午觉。旅行不是赶路,就是要松紧结合,有张有弛。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
5月30日,星期一,伊犁之行第六天
早餐还是在辉煌大酒店对面的丸子汤羊杂汤饭店吃的,这已经是我的定点餐厅了。
这家店的早餐很丰盛,我选了包子和牛奶。
我曾在孤独星球新疆书中看到,喀拉峻景区大门一直走,还有一片草原叫阿克塔斯,景色也很美,所以,这次就想走走看。山里还是大雾弥漫,我们找了半天,潘师傅还仔细问了他的朋友,还是没有找到上山的路。后来终于找到一条路,结果走到山脚下,有一道铁门拦住了去路,附近也没看到人影。只好放弃了这个计划。
时间还早,那就去书中介绍的科桑溶洞景区吧,来了特克斯三次了,应该去这个景区看看。结果到了溶洞景区门口,得知景区关闭了,看来的黄历上,应该是诸事不宜。最后只好在附近走了走。回到县中医院继续核酸。出来玩,各种情况都能遇到,重要的是乐观应对。心态平和最重要。
5月31日,星期二,伊犁之行第七天
今天我们前往昭苏。我一直觉得昭苏旅游资源很丰富,有待开发。昭苏有辽阔的草原,真的是一望无际的感觉。
途中和老虎约好,去一条未开发的沟里走走。

去年走了一小段,今年想着多走走。那天从喀拉峻景区出来后,老虎他们三人直接到了昭苏,昨天把夏特景区看了,今天计划从昭苏到恰西。上午顺便一起去沟里徒步走走。我们在察汗乌苏乡做了核酸之后,就前往天山深处。
察汗乌苏乡,已经跟2019年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路边有几家餐厅很红火,卖烤包子和拌面,还有烤肉串,牛奶。有点美食城的规模。
按照我的计划,我们在无名沟内多玩一会儿,徒步走走,完全原生态的景色。

但有时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很多变化是我未曾预料到的。
我们过了一个小桥之后,我在等着小宝和老虎,因为这个桥比较简易,桥下是奔腾的河水,我不由的提高了警觉,生怕有人不慎落水。前面的队友们不知为什么,走的很快,转眼就看不到踪影了,也许是缺乏团队意识训练,一个小团队,队员之间的距离,最多不能超过三十米,至少要在视线之内,否则,就应该停下来等后队。
可是现在,前队已经看不到了。而且,由于前队队友哄哄的不慎落水,导致整个徒步计划草草收场。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哄哄是队伍中岁数最大的队友,按说年龄越大,胆子越小,可以偏僻就她去尝试过一个碗口粗的独木桥。而没有选择在原地等我们到达。
在这里,我无意指责队友的过错,我只是提醒大家,一个团队前进途中遇到阻碍的时候,应该等大家会合之后,共同商议办法,而不是独自去探路或尝试。一定要有风险意识。
在这里,我还要着重感谢友队的老虎同学,对我们的无私帮助。
由于哄哄的落水,徒步之行提前结束。兵分两路,老虎他们开车前往恰西,我们前往夏特,明天我们去夏塔公园。在这里说明一下,夏塔和夏特都是蒙古语音译,台阶和阶梯的意思,一个名称,不同表述。
6月1日,星期三,伊犁之行第八天
我们所住的佳旅酒店,就在夏塔景区的对面,位置非常好,推开窗户,就能看到雪山。
饭菜做的也好。强烈推荐。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夏特乡的很多小学生正在前往学校,老师要求孩子们在学校过一个有意义的儿童节。由于普及普通话教育,孩子们都能说很标准的普通话,这对于他们跟外界的沟通交流很有帮助。
今天的天气也很好,昨天还是阴天小雨,今天就是蓝天白云了,景区的游客不多,这也是我第二次到夏塔公园,因为其他队友没有来过,就一起转转也无妨。夏塔景区的景色还是很美的,值得来一次。

这次我预留了大半天的时间,在景区徒步,
出景区的时间是下午五点。我们想在夏特乡再做一次核酸,结果去晚了没赶上。回酒店的路上,我一个人独自坐在一家饭馆的门前,一口气吃了十五串烤肉,过瘾。
晚饭可以不用吃了。
6月2日,星期四,伊犁之行第九天
夏塔乡附近有夏塔古城,木尔扎特口岸,潘师傅有事儿,我们联系了司机王师傅带我们游览。
先是到夏塔古城遗址去看了一下,只有一个土堆,已经看不出当年的原貌了,我们又前往木尔扎特口岸,这里是兵团七十四团的地盘,疫情原因,不让进入,我们只好从检查站掉头返回。途中路过一个乡镇叫天山乡,沿途景色也不错。
我们又前往阿合牙孜沟,现在改名叫玉湖,去年来的时候,被门卫拦住,说是里面正在施工,这次来的时候,再次被门卫拦住,里面还是在施工。
走到解放桥的时候,大雨过后,我们决定到湿地公园走走,这个公园确实很大,就是特克斯河的流域开发成公园,得有十几公里的纵深。
景区有电瓶车,在一些观景台停留。游客很少,也许不是旺季。
从湿地公园出来之后,我们又前往格登碑游览,途中经过七十七团检查站,又经过七十六团检查站,仍旧被防疫的名义阻拦,无法前往格登碑景点。
其实昭苏的旅游资源在于天山和草原,我也是以后不想再来昭苏,所以这次想把这些零碎的景点扫一下,看来未能如愿。随缘吧,有些地方是注定要擦肩而过的。不可强求。
就如同此次的旅程,说是该结束的时候,就会如期而至。
我们接下来的行程本来是计划到唐布拉百里画廊玩两天,四号下午回到伊宁市。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首先是哄哄的返程航班,取消了四次,最后只得改签成四号中午的,这样哄哄要三号晚上返回伊宁。
钟小宝表示不回伊宁,要从唐布拉回到特克斯。
七七一开始定的是五号的航班,后来突然收到取消通知,只好改定三号的航班,这样,今天她就要回伊宁了。虽然七七明确表示,愿意分担提前退出后的车费,但最后四号下午只有我一个人坐个七座的商务车回伊宁,也没必要。计划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时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修改的,我当即决定,本次活动就在此刻画上句号吧,这也许是最好的选择。途径特克斯时,小宝下车,哄哄和七七,还有我,继续乘车前往伊宁,这样就完美的解决了每个人的问题。
之前九天里,每个人收了两千五百元,这也是我们每个人玩了八天的费用,确实不高。最后把第九天的费用算了一下,每个人再补交188元,就彻底结清了,这个数字也预示着大家要拜拜了。
后来我入住酒店之后,又把账目整理了一下,发现算错了,还要再补交8元,这就是最后说一声拜。
晚上十点多,收到老虎发来的微信,他们从库尔德宁景区出来,也回到伊宁,也住汉庭酒店,于是相约出来吃了烤串。第二天他们去赛里木湖。
后记
6月3日,七七很顺利的回到江苏。我跟哄哄包车去了唐布拉百里画廊一日游,
唐布拉景区很美,看一眼是完全不够的,我决定明年再到唐布拉深度游一次。我把4号晚上的火车票改到了3号晚上,从唐布拉回伊宁之后,司机直接把我送到了火车站。
哄哄是4号中午的机票,她也顺利到浙江。
5号下午,我也顺利到达石家庄,2022年的伊犁之旅圆满画上句号,期待着2023年再到伊犁。
照例,帖子的最后,上点干货
旅行无非是衣食住行玩这几项,重点是行和住。
首先,在伊犁玩可以租车自驾,这个不用多说。我也不太了解这个。
其次是包车,我这是第三次去伊犁了,所以,有熟悉的司机师傅。
第一次去伊犁是2019年,那时候对伊犁也不了解,就包了一个丰田越野车,车费1200包油费,但是司机人品很差,总想拉我们到他推荐的酒店和饭馆消费,被我们拒绝之后就各种刁难,第四天到了特克斯,我们直接就把他炒掉了,太影响旅行心情了。
也是在特克斯,我们通过辉煌大酒店大堂前台的名片,联系上了李师傅,李师傅当时开的是别克商务车,坐四个人很宽敞,车费是600包油费。我们包司机吃住。这一下就便宜一半。玩的也很开心。
去年,也就是2021年,我再次去了伊犁,还想包李师傅的车,但是李师傅把车租出去了,他给我推荐了潘师傅。潘师傅当时开的是奥迪A6,我们是三个人,坐这个车也很宽敞,车费也是一天600包油费,我们包司机吃住。潘师傅技术好,人也很好,相处很愉快。后来,潘师傅把我们送到那拉提之后,有事先回去了。

这次,我原本还想继续包潘师傅的车,但我不知道他换车了,我只是觉得今年油价涨了不少,包车价格估计也得涨一些。
因为疫情原因,我一直无法确定到底能不能成行,所以也不敢提前联系潘师傅,一直到我要出发的前一天,才跟他联系了一次。

我到了乌鲁木齐之后,下午利用转车的时间,我打潘师傅的电话,没人接听,我又给潘师傅发了微信,让他回电话,但是也没回复我。(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复我,而此时我已经联系了李师傅)

为了确保包车,我当晚又联系了李师傅,他听了我的行程之后说,他愿意用他的车跑这个生意。但我担心他的后备箱放不下两个28寸的行李箱。就约着先装一下行李看看。
果然,一般轿车的后备箱,放进一个28寸的行李箱之后,基本上就满了。李师傅又马上帮我找车,前后找了四辆车,最后也联系了潘师傅的车,也许是机缘巧合,潘师傅的斯巴鲁森林人正好可以把我们四人的行李全部装下。谈的包车价格是车费600元,不含油费和司机吃住。这个价格对潘师傅的车来说,价格应该是有些偏低了,我觉得合理的价格应该是800元,最低也应该是700元。因为即使是800元,也比丰田车1200元低了很多,斯巴鲁车也是四驱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如果车费给的偏低,对于司机师傅来说,也就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中途也许就会借故推脱。就像这次一样,车费给的不高,每天还得帮那两个女的搬28寸的大箱子,还是从楼上搬下来,箱子很重,将近50斤,所以到了昭苏后,潘师傅就借故回去了,毕竟人家是兼职,而且我们第二天去夏塔玩一天,也给我们节省了600车费。

前面说了,我是从伊宁下火车后,直接坐伊宁到昭苏的线路车到特克斯,途中我跟司机师傅聊了一下,问了现在的包车行情,也要了师傅的联系电话,正好在昭苏用上了。

昭苏的师傅姓王,开车技术也很好,王师傅的车是福特七座,我们四个人加行李,坐的也很宽敞。因为包车价格几乎透明,都是600一天不含油费。所以,这个车也很适合我们。王师傅的服务也不错。我们从昭苏回伊宁,也是坐的王师傅的车。

最后说一下伊宁的出租车师傅,我们回到伊宁的第二天,包出租车去了唐布拉百里画廊,往返将近600公里,确实太远了。司机要价660元,后来我们看司机师傅的确很辛苦,整整开了一天的车,后来还带我们在伊宁市找做核酸的地方,最后我给了师傅车费700元,司机师傅是维吾尔族人,汉语说的不错,上过中专,我们互加了微信。也成了朋友。

另外,我还认识留了两个司机师傅的电话,但是我没坐过他们的车,在此也一起推荐一下。
1、司机潘师傅,150 2288 3333,人品好开车技术好,车型斯巴鲁森林人,四驱,适合乘坐三个成年人,价格自己商谈吧,旺季可能会高一些,随行就市。伊宁和特克斯周边都可以跑。因为非专职,最好提前约。
2、司机李师傅,188 9956 0611,人品好开车技术好,车型是家用轿车,适合乘坐三个成年人,价格自己商谈吧,旺季可能会高一些,随行就市。伊宁和特克斯周边都可以跑。因为非专职,最好提前约。
3、司机王师傅,132 3999 9829,人随和开车技术好,车型是福特七座商务车,适合五人乘坐,价格自己谈,随行就市。伊宁和特克斯周边都可以跑。专职司机,业务繁忙,最好提前电话约。

4、特克斯司机郭师傅,七座车,电话:150 2288 1321,专职,伊宁和特克斯周边都可以跑
5、伊宁特克斯司机,七座车,电话139 9958 9456,专职,伊宁和特克斯周边都可以跑
6、伊宁出租车司机吐尔汗江,可以坐三乘客,电话181 9694 4404
下面说一下住
1、特克斯县城,我连续三年都住辉煌大酒店,位置好,酒店右边十米是行者户外店,左边十米是便利店,买水方便。酒店对面是一排小吃店,各种小吃都有,我的定点餐厅是丸子汤羊杂汤,早餐晚餐都很好,酒店到八卦城200米,步行三分钟,推荐。网上自己订。

去年六月,辉煌大酒店的房价是240多,这次我住,标间是109元,如果两个人住,那就更实惠了。
2、喀拉峻景区,牧民对山家。位置好,在毡房的炕上,就可以看到雪山。步行到鲜花台一小时,直线距离3公里。沿途有花海。电话:152 9279 8035
他家口碑很好,旺季一定要提前预订。

3、琼库什台,听岚山庄,注意,不是村子里的那个,是山上的那家。离村子15公里,在到琼库什台之前的途中。位置好,在一个山坡上,尤其是大屋子,躺在床上就能看到雪山,(可惜这次被三个女同伴占了)。拉开窗帘就是一幅天山景色画卷,房价要贵一些,但是那一带的房价都贵,要有心理准备。我没留电话,自己网上搜吧。应该能搜到。他家吃的价格还可以,不算很贵。

4、昭苏夏塔佳旅酒店,就在夏塔景区大门对面,拉开窗帘就能看到雪山,走路五分钟到售票处。吃住都不错,如果到夏塔公园玩,这个酒店值得推荐。我们住的时候是150,估计旺季会涨价。0999-6267888 18699989819 15599992444

5、伊宁市里住宿,汉庭酒店上海城店,在解放西路,位置好,旁边就有早餐店,走五分钟就有很多小吃店。每次到伊宁,都会住这里。网上预定。

下面说一下玩
1、夏塔公园就不用说了,就是景区,先坐区间车,再坐电瓶车,最后是走路或骑马。走的越远,看的景色越多。

2、喀拉峻景区,最好是在牧民家住两晚,每天徒步几小时,有花海,没游客。包场看景的感觉很爽。我这次从鲜花台往塔里木方向走了近十公里,景色超级美。一般游客走不到这里,徒步驴友一般也不会偏离徒步线路太多,所以这些景色不容易看到。

3、特克斯县城附近的姑娘坟,也叫阿克塔斯,马上要建收费景区了,景区的路已经修好了,建议包车,花半天甚至一天时间游玩,走到景区公路的尽头,甚至徒步两小时。最好是早晨8点左右去最好,那时光线好,人少。遍地的野花还带着露珠。

4、恰西塔里木景区,非常值得住两天的景区,可以开车进去景区。如果运气好,可以清楚的看到蓝天白云雪山森林。
恰西可以住牧民家,阿布力米提,可以吃住,电话135 6524 0339 166 9931 0371
他家有最新鲜的牛奶,还有烤肉,炒菜。
照片还有木有
发表回复 关闭 发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