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人生路&夜爬龙王山 - 浙江 - 8264户外手机版

  浙江


        龙王山主峰海拔1587.4米,为湖州及浙北最高峰,前后去过三次,第一次是去年三月的天目七尖路线,第二次是年初雪后露营小环,第三次是初春龙王四尖环线,夜爬龙王山,说是心血来潮,其实是蓄谋已久,蓄谋已久的是一直以来想找个明月高悬的晴朗夏夜,头顶星空迎着温柔的凉风,脚踏山脊踩着松软的草地夜上主峰。那为什么又说心血来潮呢,是因为时间刚好,天气刚好,感冒刚好,状态还好,我谁都没叫,只有风和云知道。


       念头一起如燎原之火难再灭,虽已夜深,但无困意,驱车百里直至大溪庙,伴着流泉虫鸣声,全副武装的我戴上头灯,向深邃又迷人的龙王山走去。


       穿过小溪走在蜿蜒盘旋的机耕路上,丰茂的杂草已把路迹掩盖,一小段路走得小心翼翼,生怕遇到慑人心神的长虫,蛇没碰到倒是一只小蟾蜍跑出来想要吓我,我凑近看了下,这单眼皮眯眯眼的小东西还吓不到我。

      走到竹林路迹暂时开阔,竹林中杂草极少,步伐得以加快,翻过竹林走到山脊上才放下紧绷的心,在林中穿行走一段歇一段,最讨厌的就是数不清的飞蛾追着灯光在身旁起舞,甚至有只小的差点被我吸进了鼻孔,把我给恶心惨了,直接把它人道毁灭,之后每次休息喘气时都要把灯关掉,一关灯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茂盛的枝叶密不透风,把满天繁星都给遮挡住了。

  待身体恢复正常驱车回报福填饱肚子, 饭后驱车到阴凉的溪谷旁,渐入梦乡……   


完。

  来到溪谷,脱掉鞋袜一头扎进潭里,在冰凉的水里泡得差点手脚抽筋,赶紧翻身爬起坐在树荫下休息,


  走出防火道,收起登山杖一路小跑,肚子开始咕咕直叫,翻出腰包里之前抢来的饼干,越啃越有劲,瞬间充满活力。

        一口气奔出竹林,双脚又开始抗议,被汗水湿透的袜子裹住的脚掌像有针刺,放缓步伐慢慢挪到山脚。


  

  绕过空心树接着往下走,已经能看到防火道尽头了,此时已艳阳高照,顶着草帽边走边看。


    突然脚下蹦出一只金蟾,先是把我给吓一跳,然后瞪着大眼睛盯着我,还别说这小东西长得挺别致的,没有中华大蟾蜍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感受,一动不动的还挺可爱,看它这么配合就给它拍了个照。
      


……

  每次走到空心树前,一股对生命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每颗松都有各自的不幸和各自的幸运,从松子落地开始,不幸的被松鼠等小动物吃掉,幸运的落入泥土,熬过寒冬盼来春风,生根发芽竭尽全力汲取着每一寸阳光,在狂风暴雨中摇摇晃晃的顽强生长,再不幸的或被雷击夭折,或如它感染细菌导致空心,却依然挺立,终以翠叶力压群芳,以寒枝傲对风霜,独奏生命乐章。

     

  雾越来越浓,风越来越猛,只有眼前的一片苍松在浓雾狂风中不为所动,

见此情景有感而生:
云海耀青空
云雾绕青松
本是同一物
高低见不同
世如风中雾
雾笼天涯路
世如雾中风
人如雾中松
不拒东南风
不惧西北风
挨得夏雷轰
凛冬更显葱
   


  归途中想起一个朋友曾对我说过的话“平地上的人太多,人潮拥挤,氧气稀薄。我更喜欢山顶的风景,能上来的,才能思想共鸣灵魂对话。”对此,我深表赞同,同时我觉得就算来到顶峰空无一人,沿途的风和松足以慰风尘,漫山云雾更能滋润干瘪又腐朽的灵魂。

       此时主峰周边的云雾依旧浓厚,只有头顶一小片若隐若现的蓝天,环顾四周,空无一物,转向归途,一路走下来靠不停的自问自答,自说自话,倒也不觉得匮乏。


  当青空从帐篷里钻出来时,朝阳刚升起,芒耀千万里,转而又无影,手机相机已无心再举,可以这么说龙王山日出全凭运气,或者像青空一样背个无人机,他说无人机往上飞二三十米就是蓝天白云。
  


       吃着早餐闲谈,聊户起外公共交通出行的痛点,青空告诉我可备个酒精炉以解决炊事系统问题,燃料可用75消毒酒精平替,使用酒精一定要注意安全,特别是加注燃料一定要在完全熄灭的情况下操作。
   


      吃完早餐山顶的雾还是很浓,再看时间已在山顶坐了两小时有余,青空打算下临安取车回沪,我也正收拾东西准备原路下山,我不走环线的原因是担心峡谷里会遇到蚂蟥。

   

发表回复 关闭 发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