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人生路&再探石长城 - 浙江 - 8264户外手机版

  浙江

月初放言,仲夏至,草木欣荣且繁密,山中甚多蛇虫鼠蚁,爬休矣。

       然言之尚早,火速打脸,一群疯子欲至章里,约难拒,遂复至。


楼主喜欢蛇虫蛤蟆
  蛭也,其态分干湿两类,其一水蛭,喜洁净清幽之水域,其二山蛭,喜阴凉潮湿之峡谷,二者性皆嗜血。常附于猎物体表,释以水蛭素麻痹猎物,以至其吸食至饱腹而猎物不自知。

若不幸遇之,切不可生拉硬拽,谨防百来颗牙嵌于表皮,当以盐撒于其表,或以火灼其身,方能使其松口。若血流不止,当以盐水冲洗,或以碘伏消杀,而后静待结痂。

  至终点,众人皆坐于路旁,手握冷饮冰霜,神态悠扬,体态清凉,直呼好爽。再别章里,不见犬影,思犬或身心俱疲,或不忍别离,默许金秋十一再探章里,遂随它去。

      归途中,队友来信,不幸遭蛭附,血流不止,众人皆惊,遂下车细查之,所幸天怜,除荆棘裂创,另无它伤。

  有人云,体热万不可置于冰水中,唯恐寒邪入体伤及脏腑。亦有人云,体热者可置于凉水浸泡,以寒冰之气浸润血管,使之收缩以止痛消肿,当下各执一词,故互不服也。


  

  复至古道岔口,石室下行三里,卸行囊,坐溪旁,清泉响,赤足荡,透心凉。


  申时至环线末段山脊,左下竹林至茶园,至农舍,山泉清冽抚面,洗净一身疲倦。


  

  双脚踏峭壁,越爬越带劲。

  一群神经病,徒手扒龙脊。


  众人皆疲,烟疑曰:“余剩几坡?”
答曰:“只余一小坡耳。”
烟曰:“汝言余一坡,然一坡又一坡,余坡究竟所剩几何?”
笑曰:“果真余一坡,尔等大可安心。”众听之,疲倦之意暂消于颜,奋起直攀。

……

发表回复 关闭 发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登录